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征信服务

公交车上嗯啊被高潮了:用粗大强行撑开娇嫩的双唇

宋忆桃被抓到了九思堂正厅里,强行按在地上。 她虽低着头,还是向四周偷偷瞄了两眼,只见周围坐着几个男人,全部穿着古装的服饰,自己前面则走进来一个板着一张脸十分严肃的中年男子。 宋艺桃默默心道:什么鬼啊。 “钰涛,我让你罚跪,你竟然和个下人在这勾勾搭搭的成何体统?!”荣亲王怒训道。 小说 祈钰涛连忙解释:“父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来人啊,上家法。”老王爷怒上心头,根本不听解释地命令道。 宋忆桃看着下人拿进来的棍子,瞪大了眼睛,心道:这么粗! 祈钰涛看到下人拿来了家法,连忙扑通跪了下来:“父王!” 荣亲王看到他跪下,皱了皱眉头:“钰涛!你给我站起来,你是何等身份,怎么能为了这个低贱的下人屈膝呢?!” 宋忆桃心里暗戳戳地吐槽:“擦,低贱??” 祈钰涛不敢忤逆,缓缓站了起来,但仍然焦急地解释:“父王,真不关她的事啊。” 左手边的三哥祈钰瀚缓缓放下茶杯,插了一句话:“钰涛,你也是的,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份,竟然犯下此等羞耻之事,也难怪父王动气!” 荣亲王拿起了棍子指着他们两个人:“外面多少名门贵族家的女儿你看都不看一眼,竟然和这个样貌平平、性格乖张的丫头搅合在一起......” 宋忆桃不开心了,从小到大谁这样说过自己,立即站起身来辩解道:“哎!我说这位大爷,你这就有点人身攻击了啊!” 老王爷看看她这张牙舞爪没规没矩的样子,火冒三丈:“放肆!!谁让你站起来的?本王说话时也有你插嘴的份吗?! 来啊!给我打!!” 祈钰涛连忙上前维护:“父王!不能打!!” “为何不能打?!”老王爷瞪圆了双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祈钰涛结结巴巴地说出口:“因、因为......她怀了我的孩子了!” 六哥祈钰洵闻言,突然猛地喷了一口茶....... 堂内众人都十分吃惊,荣亲王的脸更是被气绿了。 “父王,她肚子里怀的,可是您的亲孙子啊!打没了怎么办?”祈钰涛不嫌事大又补了一句。 “你!!哼!......”荣亲王重重摔下了棍子。 “来啊,把这女子给我关到柴房里去!”荣亲王下了这道命令就转身离开了。 几个下人上来扛走了宋忆桃,坐着的几个世子也准备离开了,六哥祁钰洵路过他身旁还不忘调侃他一句:“七弟,行啊你,你才多大啊就偷尝禁果啦?” “六......” 五哥祈钰沣路过了他身旁,虽什么话也没说,也还是笑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晚上,宋忆桃被关在了这件漆黑的柴房中,双手双脚还被牢牢捆着。 她扭动着身子不停挣扎着,可这捆绑方式和绳结明显是下了功夫的,勒地让人动弹不得。 “缩!我缩!擦!你们就这么对待孕妇的么?”宋忆桃吐槽道。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想目前的处境觉得很奇怪,方才见到的这几个人到底是演戏呢还是自己在做梦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刚才不是在给爷爷上坟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 宋忆桃开始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这时候门外有个偷偷摸摸、手拿吃食的猥琐身影在柴房外面闪过。 他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马上就要到柴房门口了,一个回头没注意,砰地一下撞到了什么软趴趴的东西上。 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父亲。 “父...父王,您还没睡呢?”祈钰涛磕巴了起来,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荣亲王看了看他手中的东西,板着脸问:“你拿着这些吃食要到哪儿去?” 祈钰涛咧开嘴嘿嘿一笑:“父王,我正找您呢,今晚月色很好,我想找您对月饮酒!” “我看你是要找那个女子对月饮酒吧?”荣亲王丝毫不给祈钰涛面子,直接拆穿。 祈钰涛撇撇嘴,还是硬着头皮弱弱地开口:“父王,我拿点吃的给她,她肚子里可是有您的亲孙子啊!饿坏了怎么办?” 荣亲王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片刻后才开口:“进去放下东西就走。” “好!谢谢父王!”祈钰涛屁颠屁颠跑进去了。 祁钰涛把吃食端了进来,蹲到宋艺桃的身边:“饿了吧?” 宋忆桃才不想看到他呢,一双眼睛在空中翻着大大的白眼。 “帮我脚上绳子解开!快点儿!” 祁钰涛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帮她解开那个麻绳。 宋忆桃转了转眼珠,一个坏心思涌上心头,她趁这个男子帮自己解开脚上麻绳的瞬间,抬脚踢到他肚子上,把祁钰涛一脚给踢飞,自己趁机拔腿就跑。 祁钰涛愣了一瞬,气急喊去:“喂!你竟敢踹我?!” 宋忆桃跑的飞快根本没注意站在门外的荣亲王,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荣亲王默默问了一句:“去哪儿啊?” 宋忆桃听到这道恐怖的声音,放缓了脚步然后停在了原地,再抬头,自己前方已经被好多侍卫给包围了。 看到前面那么多人,宋忆桃也不怕,反正也逃出来了,就当这是个梦吧!难不成自己还能被梦里的人给打了? 她开始在侍卫中间窜来窜去,见一个缝就跑过去,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群人在玩老鹰捉小鸡。 几个侍卫和她绕累了,翻了她个白眼,干脆两个人眼神交替一下,一起冲上去把她扛起来。 “哎哎哎!你们怎么又不讲武德啊?!” “咚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又将她关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宋忆桃开始抓狂起来。 “宁国。” 自己身后的阴影处,竟发出一道声音,好像有人回答了自己的话。 “谁?!”宋忆桃虽说天不怕地不怕吧,但是来到这么个邪门儿的地方还是有点慌的。 “谁啊!给老子出来!别躲那装鬼吓人!” 停顿了片刻,才从后面的木材堆儿后面看到隐约有个人影,她方才竟然没有发现。 “你一年纪轻轻小姑娘,就满口的污言秽语,还自称老子,怪不得会被人给关了进来。”对方一动不动,低哑的声线犹如地狱的恶魔在低唱。 宋忆桃站起身来,试探地慢慢靠近走到那个人身旁,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大汉靠在木柴里,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 见她受到惊吓似的退了两步,男人笑道 :“放心吧,我受了很重的伤,奈何不了你。” 宋忆桃撇撇嘴,就走回自己的地方蹲着了。 两个人后来谁也没有和谁说话,空气很是冷清。宋忆桃的脚踝突然碰到个什么滚动的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那小世子给自己准备的蜡烛和硝石。她笑了笑,喃喃道:“还算贴心么。” 在点燃蜡烛瞬间,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宋忆桃眸子撇到了那个滚在地上的馒头,馒头的另一面是干净的,剥剥干净还能吃,之前一天没吃东西了,其实早就饥肠辘辘了。 她蹑手蹑脚想伸手过去拿,心里暗骂的声音却没有停下:宋忆桃,你在干嘛呢你?竟然要捡垃圾吃吗?丢不丢人!! 就在要捡起那馒头时,她犹豫了片刻,闭上了眼睛想想又放弃了。 旁边那男人却又突然开口:“想吃就拿呗,面子和里子比起来,还是吃饱了最重要。” 宋忆桃被他这一激将,更是不想拿了,她还是挺挺胸脯故作傲气地说道:“我才不吃掉地上的东西!!” “那麻烦你给我拿来吧,我吃。”男人语气平静,似乎在陈述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 宋忆桃帮他捡了起来,递给他。只见男人很细心地把脏的地方都掰掉,将馒头干净的一半递给宋忆桃,自己吃了弄脏的那一半。 宋忆桃缓缓接过,蹲在那儿,看着手里白净的馒头和听着自己咕噜直叫的肚子,偷偷瞄了男人一眼,确认对方没看自己后,就一口把馒头塞进嘴巴里吃掉了。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2022最好看(总裁开会呻吟双腿大开bl)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总裁开会呻吟双腿大开bl)全章节阅读

看着车外不断后退的飞驰人生,可乐的脑海里拂过一个画面: 寒江孤影,江湖故人! 小婊砸,从你陷害我的那天起,就应该想到过会...
【纱纱原百合系列番号合集】2022最火

【纱纱原百合系列番号合集】2022最火

纱纱原百合 纱纱原百合(紗々原ゆり , Yuri Sasahara),1992年出生,160cm,D罩杯,是IP社在上个...
作品[椎名由奈]封面介绍:熟女局长大屁股呻吟

作品[椎名由奈]封面介绍:熟女局长大屁股呻吟

椎名由奈 椎名由奈(Yuna Shiina、椎名ゆな)日本AV女优,1986年11月18日出生于东京。2009年5月在M...
美妇沉沦的呻吟声,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

美妇沉沦的呻吟声,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

叶知音无力地撑在洗手台,看着自己洁白的手臂上被他弄出的青痕,根植于心里的那种恐惧,一直弥漫在心间。 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
星野明(星野あかり)极品番号推荐

星野明(星野あかり)极品番号推荐

星野明 星野明(星野あかり),1985年8月24日出生,日本AV女优。在2013年2月26日的日本成人录像带作品大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