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嗯啊…在更衣室里做h-老师在上课时露出奶头动态图

丢人的是苏家吧,也不知道是不是钱多得没处花,知道是个傻子还娶,更可笑的是沈清黎 这个女人还是为陆家的陆沛文跳的河,也不知道苏家知道会咋样想?” 小说 沈家村是一个风景秀美的村庄,这里的村民靠种田为生,农闲时大家也喜欢八卦长八卦短,谁家有个热闹事,能传得人人皆知,这不,听说沈崇德家的沈清黎出了这么大个事儿,大家都放下手头事情跑到河边来一探究竟。看见人都死了一阵唏嘘,指指点点。 “唉哟我的黎儿啊,是谁谋害了你的性命啊,你这一去,娘可怎么活哦!你好狠的心啊!”黄艳梅趴在沈清黎身上哭嚎着,双手捶着地,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让周围有些老妇人都红了眼,这娃还真是可怜哦,年纪轻轻就去了,让黄氏这么伤心,想必在家里黄氏是疼这个闺女的。 黄艳梅的大儿媳 刘氏站在人群中,看着死去的沈清黎,心里乐开了花,想道:“这死丫头终于死了,活着也是浪费口粮,这下子终于摆脱 这个包袱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面上还是不能显露出来,当即也是摆出一副极其难过的样子,哭泣道:“妹呀,你咋年纪轻轻就去了呀,嫂子这心里痛啊!” 两人哭喊的空当,沈崇德家的其他人也到齐了,见沈清黎死了纷纷哭天喊地,让人心里听得悲戚。 不过,这伤心究竟有几分真情实意在里面,早有人看到了眼里。 被通知了消息的苏瑾钰与安若兰匆匆赶来,见了这一幕也是愣住了。 苏瑾钰看着除了沈家三房的沈大文一家哭得真切外,其他人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没有半滴泪。 苏瑾钰微微皱了皱眉,再转眼望向躺在地上的女子。 只见沈清黎全身都是水,身上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躺在地上沾染了许多泥土。姣好的面容此刻苍白无比,眼睛紧闭着,乌黑的墨发盖住了她的半边脸,胸口也无起伏,看那乌青的嘴唇,想必人是真的死了。 “苏家的,你们来啦?”黄艳梅是个眼尖的,一眼看到人高马大的苏瑾钰和身后柔柔弱弱的安岩兰,心里突生一计。 越想越觉得可行,当即哀嚎道:“你们还敢来,肯定是苏瑾钰你命太硬,克死了俺家黎儿,不然她前十几年好端端没事,咋一嫁到你家不到一天,就跳河死了啊!俺的命苦啊!辛苦养大的女儿遭人害死啊!”黄艳梅坐在地上撒泼,将沈清黎的死怪在了苏瑾钰头上。 “你!黄氏,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我家钰儿娶你家傻闺女是给了彩礼的,整整十两银子,当时你可是开心得,一口一个亲家母,现在出了事就说我家钰儿克妻。我家钰儿好好的一个男子汉,怎么就克妻了?你家沈清黎才嫁到我家一天,就偷跑出去找那个陆沛文,还闹跳河,这些我家钰儿已经够委屈了,你还把脏水泼他身上,咱今天就好好说道说道。” 听到儿子被黄氏这么指着鼻子骂,尽管安若兰不是个脾气暴的人,也忍不住责问。 这话一出,许多村民倒吸了一口气。 “嘶!苏家可真大方,寻常人家要娶个媳妇才给三五两彩礼,这苏家一给就是十两啊!早知道让我家那丫头嫁过去了。”一个妇人懊悔道。 “谁会出那么多钱娶个傻子啊,别是真让黄氏说对了吧,这苏瑾钰真克妻?” “我看有可能。”有人提出质疑,可把黄氏高兴坏了,这下了气焰更甚,跳起来叫嚣道:“反正黎儿嫁给你苏家了,她死了你们得负责!赔钱!俺把闺女养这么大不容易,不赔偿十两这事咱没完!” 乖乖,十两啊?可以买多少粮食了! 黄艳梅此话一出,得到了她大儿子一家、二儿子一家、还有四儿子的支持,只有三房默不吭声。 一群人将苏家母子团团围住,不让他们跑了。 “不给银子,咱今天就上官府,让县老爷好好地评评理,有没有这么好的事!”黄艳梅的大儿子沈大虎凶狠地说道,手里还在不断比划,仿佛随时要干架! 人都死了,这家人竟然只想着银钱,真是可笑又冷漠。 苏瑾钰在心里冷笑道,眼神将沈崇德一行人扫了个遍,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动手将这些人收拾一顿,但随即想到安若兰与自己现在的处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瑾钰生生地将这事给忍了下来。 “是不是给了十两,人我们就带走,从此与你们无关?”苏瑾钰发问了一句。 “我们要黎儿的尸体有什么用?给了银子,她生是你家人,死是你家鬼,爱咋咋的,以后跟我们毫无关系。”黄氏嘟嚷着。 安若兰望了望苏瑾钰,手里捏着帕子刚想开口,却被他一把住。 “娘。”苏瑾钰摇了摇头,安若兰知道了儿子的用意,也就叹了一口气,退到一边去了。 苏瑾钰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往怀里掏着,等手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一个布袋子,看着沉甸甸。 黄艳梅等人大喜,忙接过,打开一看,果然是银子,还是几个小银锭组成的,不多不少,正好十两! 苏瑾钰是个能干的猎户,平日里打猎,经常往酒楼里售卖,听说什么豺狼虎豹都杀过呢,怪不得有点积蓄,不过只怕除了这二十两,多的也没有了。 “人你们带走吧,这事啊咱沈家就算了,换成别的,怕是不要银子也要拉你见官哦!”沈大虎得了银子还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让人作呕。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沈崇德家得了十两赔偿金,加上之前十两彩礼,一共得了二十两。 人群里有人咋舌,天,卖一个闺女二十两,这怕是金闺女吧! 正当众人欲离去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吓了众人一大跳。 沈清黎醒来时,只感觉一阵胸闷头疼,她记得她是在一次执行特级任务时受了伤昏迷了过去,怎么醒来身边这么吵闹? 众人震惊地看着她睁开了眼睛,然后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诈……诈尸啦!”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大家都慌乱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诈尸了!刚刚明明死了的! 沈崇德家的人看到了也是吓得不要不要的,手里的银子还没捂热呢!这丫头是诈尸了还是咋的? 要是不死这银子不得被要回去?不行,绝对不行! 黄艳梅眼睛滴溜转了几圈,立马改口对苏瑾钰说道:“苏女婿,咱就把人交给你了啊,是死是活你自个看着办!” 说完竟带着沈崇德一大家子人跑了。围观的人见沈清黎的家人都跑了,肯定也跑啊,一回神的功夫,只利下苏瑾钰与安若兰两人,与沈清黎大眼瞪小眼! 沈清黎坐了起来,只感觉头愈加疼了。她本是末世最大地下组织的S级特工,身体机能与能力各个方面都是行内顶尖,本是最辉煌的时候,却被自己最信任的伙伴下了药迷晕了,只因自己太过锋芒毕露,盖过了他的光芒,导致他痛下黑手,自己又对他毫无防备,就中了计。 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这里,陌生的一切,沈清黎的目光中带着阴沉,如果是穿越的话,那她原来的身体应该是死了吧,自己与同伴并肩作战三十几年,最终死于他之手,好,果然好得很! 沈清黎还在思考着,一波记忆却融入了她的脑海里,就像电影回放一样,让她对现在的身份有了一些更深刻的认知。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沈清黎,也许是这个原因,她才得以穿越吧。 她是属于沈家老宅的一份子,她爹叫沈崇德,她娘叫黄艳梅,大家都叫她黄氏。 黄氏是一家之生,为人尖酸刻薄,衣里的银钱都要归她管。 两人共育有四男一女。 分别是大房沈大虎,是个做小生意的商人,娶妻刘氏,生有沈大郎,沈二郎二子。 二房沈大牛,是个地道的种田户,娶妻李氏,膝下一子一女,分别是沈三郎和沈诗瑶。 三房沈大文,为人老实分,娶妻陈氏,育有二女,沈小花与沈小草。 然后是老宅这边沈崇德与黄艳梅二老最为看重的四儿子沈卿羽,年15岁,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全家以他为荣,盼着他光耀门湄。 最后是沈清黎,沈清黎是沈老宅里二老几个儿女里最小的,黄艳梅与沈崇德极其重男轻女,沈清黎刚出生时,他们发现是个女娃便不管不顾,随意应付,沈清黎三岁时,有一次发了高烧,沈家人却不舍得银子给她一个女娃娃 看病,就耽搁了,而这一烧直接让原主成了个傻子。 沈崇德与黄艳梅就更厌恶这个老来女了,沈老宅家除了三房沈大文一家人,其余全欺负过沈清黎,将她当为耻辱。 正好沈家村来了一户外姓人姓苏,带着个寡母安若兰安氏,苏家的苏瑾钰在沈家村定居了半年,模样也周正,就是脸上有一条疤痕。浑身散发着可怕气息,许多女娃子都打了退堂鼓歇了心思。 没想到这厮竟开口说要娶沈老宅家傻女沈清黎,还愿意给十两彩礼,这几杆子赶不着的好事掉落到头上,沈老宅家的人自是赞成,大多数人都嫌弃沈清黎是个累赘,恨不得早点把她弄死,有人要还给这么多钱立马拍板让她嫁过来。 没想到沈清黎虽是傻子也不是个安生的,沈清黎以前被人欺负的时候,同村的陆沛文偶然间随手帮了她一次、却被她缠上了,陆沛文烦不胜烦,对她厌恶至极。 沈清黎不懂嫁了是么意思,只知道自己跟一个很凶的脸上有疤痕的人在一起,她怕,就跑去找陆沛文,没想到撞见他与镇上的娇小姐徐小娟在一块说笑,一时想不开气急攻心去跳了河,直接一命呜呼! 是个傻子,并且人见人嫌,原主过得简直不要太可怜。 沈清黎弄清了自己的身份,一时无语住了。 “你是人是鬼?”苏瑾钰与安若兰也是有些吃惊,安若兰躲在苏瑾钰身后,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沈清黎。 苏瑾钰眼神一凛,向前走了一步,厉声发问。只见沈清黎的面色渐转红润,嘴唇也不像原来那么可怖,怎么看都与常人无异,此事太过蹊跷。 “你看有鬼能在阳光下自由行动吗?”沈清黎 还没从无语中回过神来,直接给了苏瑾钰一白眼。 “·····” 苏瑾钰。 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只不过好像还有哪里有点奇怪。 突然,安若兰大惊道:“清黎,你会完整地回答别人的问话了,你是不是傻病好了!” 要知道,之前的沈清黎可是像个弱智儿童般话都说不利索,而且很爱缠着别人,被打被骂要么是咧着嘴流口水哭,要么是傻笑,怎么看怎么蠢,哪有现在眼神清明,说话有条理的模样? “嗯。” 沈清黎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但还是说了句:“可能是落水,生死徘徊间,脑子清明了吧。” 听了沈清黎的话,安氏若有所思,确实,有人有过这样的先例,受了刺激把傻病治好了的。 苏瑾钰沉默着,思索着并边望着沈清黎。 这事有些奇怪,他之所以娶沈清黎这个傻子,就是为了掩人目,扰乱京城某些人物的视线,保护母亲,但沈清黎突然死了又治了,还把傻病治好了,这会不会是某些人的手笔呢? 但苏瑾钰也是调查过的,沈清黎这人身世背景简单,是沈崇德与黄艳梅的老来女无疑,处处受欺负,他的情报不至于出错。 苏瑾钰冷笑一声,若是她泄露了或者阻碍了他什么,他不介意自己再送她一程!他定会保护好安氏,不让任何人伤害他母亲分毫! “太好了,清黎你的病好了!”安若兰先是大吃一惊,随即是喜悦。 之前要娶沈清黎是为了掩人耳目,她知道钰儿是不想再让她受伤害,被奸人发现,但娶个傻女却是苦了钰儿,她一直心怀愧疚,儿子一向说一不二,行为果断。 好在沈清黎不傻了,自己的钰儿娶个村姑,安稳过一生,不去肖想那些明争暗斗,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好孩子,咱回家吧,往后把咱家当成自己家 就好,娘跟钰儿都会好好待你的,莫怕。” 安氏想通了之后,也开始把沈清黎当成自家儿媳,的眼神中也触入了慈爱。 这孩子刚醒来,又经历了那么多难事,怕是受了不少惊吓吧! 安氏不喜欢沈家老宅的大部分人,特别是黄氏,但对沈清黎其实并不排斥,沈清黎本就长 得极美,因为傻了才到处受欺负,这病一好起来,整个人的气质竟是十分出众。 安氏心生喜欢,也有些爱乌及鸟,毕竟已是苏瑾钰的妻子,她理应对沈清黎好点。 “好。” 沈清黎的记忆里并无许多关于苏家母子二人的信息。 苏瑾钰的长相不是那种芝兰玉树的谦谦公子,而是冷酷型的美男,一条脸上的疤痕在这时代的人也许觉得害怕,在沈清黎看来却是添了一丝成熟的野性美! 他的五官分明,眼眸深遂而沉稳,一看便是个不简单的人。 而安氏,眼神真挚而热切,沈清黎自诩当特工那么多年,看人还是很准的,安氏这个人的眼神一片纯净,没有丝毫算计。 既然自己穿越过来,又与沈家老宅脱离了关系,似乎当苏瑾钰的媳妇也不错? 当然,这个前提是不发生亲密夫系,和谐相安,若有人强迫她,沈清黎不介意把他头给拧下来! 沈清黎拍了拍屁股站起来,苏瑾钰一滞,转移了视线,非礼勿视。 三人个朝苏家走去。 这一路遇到了不少村民,都听说沈清黎死了又活了,心中也是惊诧不已,但看她那样子,不像山精野怪,那怕是运气好还完全死透吧。 苏家离河边其实并不远,很快就到了,让沈清黎吃惊的是,竟然跟黄艳梅家,也就是原主家是对门。 沈老宅大门紧闭,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苏家的房屋很简陋也很平常,由木头和稻草,加上一些普通的红砖搭建成,里边共有两间卧室,一个大厅,一个小小的厨房,里头的物品虽布置简单,但收拾得齐整干净,想必安 氏是个极勤快的人。 安氏将房子给沈清黎细细地介绍了,好让她尽快适应。 “咕噜噜。”一声巨大的响声从沈清黎肚子里传来,沈清黎尴尬了。 “那个,有什么可以吃的吗?”她穿越过来,又落了水,肚子一饿,加上身上湿哒哒的衣服,不得打了个冷颤。 “家里还有一些粮,娘这就给你做,清黎 你的衣服你娘昨天把你嫁过来时也塞在箱子里了,你快些去换吧,以免着凉。”安氏忙点点头,说道。 “虽说现在是夏季也要多注意。” “麻烦了。”沈清黎也不推拖。 “我出去一趟。”苏瑾钰望了沈清黎一眼,突然开口道。 说完这句话,就拿了把弓箭出门去了。 安氏也不拦着,起身去厨房煮粥,米用的是陈米,说多也不多,只够一顿的量了。 粮食见了底,安氏叹了口气,烧火去了。 沈清黎回了卧房,找到了那口说是装大嫁妆的箱子,里边只有三套陈旧的衣服,还有一些破烂布头除此之外,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