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2022最新宝贝动一动我难受h学校里,推倒武林第一美妇合集

“快看,像是有什么掉下来了!” “你看花眼了吧,明明什么都没有,继续喝,别想躲……” “难道真的看错了?不管了,来,继续喝……” 小说 五百年后—— 羽仙宫中,粉色的樱花迎风飘落,花开绽放,零落成泥,再无踪迹可寻。 旧事物消散掩盖,新气象孕育朝气,终有轮回。 “喵。” 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咪,探脑悄悄靠近眼前的樱花树,肉肉的前爪试探着敲了敲树干,几个纵跃,小小的一团很是灵活,转瞬间已至一米多高。 “嗖”一颗石子破空而来。 擦着猫儿小巧的耳,击在树干之上。 小猫惊的瞪圆双眸,四肢伸展,发出了一声破空惨叫。 随后一道墨色影子一闪而过。 再看过去,樱花树下,一抹墨色,俊美公子怀中抱着雪白猫儿,微微抬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少年仰首,眸子里满是温柔,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唇,挺拔身姿,像话本子里走出来的惑人公子。 树上之人微微屏息,怕惊了画中之人—— …… “喵~”一声委屈的猫叫,引得俊美公子低头看向怀中,修长的手逗弄着猫儿圆圆的脑袋。 小猫眯瞪着委屈的眼睛乖巧蹭蹭,手的主人勾唇一笑,抬头望向树上之人。 “珞珞,你又欺负小白。”语气颇无奈。 树上伸出一只脑袋,一张小脸儿如樱花般靓丽,圆圆的眼睛,小巧的鼻梁,优美的唇,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小白它都长大了,要学会保护自己,怎能怪本少宫主一番辛勤教导,哥哥!你有了猫就不要妹妹了吗?” 娇娇软软的开口,撅了撅嘴,狠狠瞪了一眼少年怀中的小白。 小白自少女出现就一扫刚刚的委屈表情,满脸兴奋的盯着她。 璎珞对上小白的神情,浑身一阵恶寒。 那种见到同类才有的神情是什么鬼! 长着一双像她的眼睛比她还会撒娇卖萌,呵呵! 最可恶的是——它昨天夜里竟然在她的枕头旁放了一条血淋淋的死鱼,她闻到味道,睁开眼睛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这只蠢喵还一副快来夸奖我的蠢样子…… 那些认为她们像的都长没长眼睛! 哪里有她“江湖第一美人”的半分风采! 甚至,昨日她竟然看见哥哥对着白猫有说有笑,一人一猫自成一个世界,连她来了都没发现。 哥哥这是要被抢走了?! 树下少年唇边依然勾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看着少女生动的变脸,眼底都带了笑, “宫主让我来带你过去,不如哥哥把小白扔了,接住珞珞?” 少女听着眼睛一眯,正合她意!傲娇的轻抬下巴,给了小白一个得意的微笑, “哥哥可要接住了本少宫主。” 少年方瑜笑着摇了摇头,把小白放下,张开双臂,两人相视一笑,少女便从树上一跃而下,稳稳扑进少年怀中。 青梅竹马,饶是如此。 最好的时光最好的年华,十七岁的少年方瑜牵着十四岁少女璎珞,小白迈着优雅的猫步摇着尾巴,阳光下,他们的影子朦胧暧昧,去往玉漱宫的路似乎可以走到白首。 就像童话故事里的金童玉女,粉红色的泡泡美好的仿佛一戳就破。 当然,仅仅是像而已…… 此时的少年,背负国恨家仇,心中的柔软给了少女,但也只是对妹妹的爱护,无心情爱。 此时的少女,懵懵懂懂,情窦未初开,对少年也是哥哥的依赖,还未走进江湖,接受形形色-色的诱惑。 此时的小白,更是不明白,主人怎么就见着少女把它扔了,而且,最令它伤心的是同类好像不太喜欢它。 —————————————————————— 玉漱宫中,玉漱宫主轻皱眉头。 眼看着璎珞就要十五岁了,少宫主十五岁就要为成为宫主做准备,只有出色完成十个任务才能继承宫主之位。 当初玉漱宫主也是完成十个任务才当上的宫主,当时的她还有竞争对手,就是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妹,羽仙宫宫主是可以养面首的,老宫主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羽仙宫宫主之位由女子继承,三个女儿为了宫主之位从小就争,斗得惊天动地,宅斗,暗算,明枪什么都有,最后玉漱宫主杀出重围,夺得宫主之位,其他姐妹兄弟退居后山之中守陵,掌管执事堂,也算是相互制约。 能得到宫主之位不是表明她手段有多厉害,而是——她遇到了三个厉害的男人。 要不然,她绝对会在宫主之位的斗争中死的不能再死。 玉漱宫主也一直以此事为傲,咱们手段不行,咱们运气好啊!能让三个优秀男人喜欢上,真是桃花运好到逆天。想到这,玉漱宫主一双更有成熟-女人韵味的猫眼微微眯起,看的旁边三个男人蠢蠢欲动~ “咳”玉漱宫主手握成拳放在嘴唇边,轻咳一声, “一会儿珞珞就要过来了,明天就是她十五岁生辰,面临着出宫历练,你们做父亲的有好东西可不许私藏,都得给宝贝女儿。” 想了一想,又加一句, “越多越好”。 三个男人不置可否,宫中规定少宫主历练只能带十件小饰物,给的多,她也得带的走才行。想是这么想,却默契的没有一个人出来扫了玉潄宫主面子。 原本他们应该是竞争关系,但当初玉漱宫主生产时九死一生才生下小璎珞,让爱她的男人们深深意识到生产的危险,从此之后便没有了要小孩的念头,都把璎珞当唯一的小公主来疼惜,也没有人去验证谁才是真正的父亲。 所以这一次的宫主之争就只有璎珞一个人而已,根本不用愁,如果做任务外人要欺负璎珞,他们自然会护着她。 “当然,珞珞的礼物我们早就备好了。” 芷衡,也就是璎珞的大爹爹安抚了下玉漱宫主,这个小丫头越大越刁钻,自从五岁开始就热衷于在玉漱面前给他们挖坑,他们早就盼着她下山,礼物早几年就开始准备了。 玉漱宫主仍旧露出多愁善感的模样,又开始了发愁,你问她愁什么?原因有两点,一是女儿要离开自己了,心里自然舍不得。二就是璎珞童年很美好不知人心险恶,自己不放心。 如果璎珞能收了方瑜,想到这种可能,玉漱眼中流光闪过,那真是再好不过啦!可是——他们两个~哎!至少现在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真真是完美的哥哥完美的妹妹! 不禁暗暗咬了咬牙,神情惋惜愤恨,当初直接童养夫多好,这么好的男人,如果将来不能成为女婿——太失策了! “哎!”叹息一声。 玉漱宫主也知道只是想想罢了。 抬头看了看一边的大夫君,仍是不甘心的问: “芷衡,瑜儿今年也十七了,不知道有没有议亲?” 方瑜是芷衡的好友的儿子,当年好友方维战死沙场,接着就传出好友家族造反的消息,一时间方家男人全部处死,女人贬为奴妓,而方瑜的母亲当时正好不在京中,听到消息便秘密把八岁的方瑜送了过来。 果然皇上并没有放过她们,之后几天便传来死讯,死的人里面包括了八岁的‘方瑜’,而他的母亲不知所踪,应该是被秘密处决了。 ――要说方家冤吗?他们家嫡系确实参与了谋反的,而方维一系却是欲加之罪。 芷衡看向玉漱,又怎能不明白她心中所想, “最近几年瑜儿一直在燕国活动,议亲到没有,可他明显没有这方面的打算,这孩子,是极有主见的,他心里划了一个界限,我们过不去也拉不出他,哎,这就要看两个小的缘分了。” 玉漱也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娘——”一声呼唤拉回了玉漱宫主的胡思乱想。 眼前白影闪过,接着怀里一暖,璎珞已经扑进了玉漱的怀里,嗅着好闻的味道。这是璎珞最爱做的事情,没有之一,从小璎珞就是被右护法带大的,三个父亲嫉妒心超强,连他们的女儿占用妻子时间都会不择手段的打断。 想想小时候自己刚刚有记忆时,陪在身边大部分时间的都是右护法,要见娘亲还要装哭撒娇,后来,这些男人就更过分,竟然把她扔给了一个特凶残的老头,开始了惨无人道的练武生涯。 七岁开始学习三十六计,小璎珞才一点点的开始和爹爹们斗智斗勇,才和娘亲有了更多的时间。唔,记得当时是—— “娘亲,珞珞害怕要抱抱。” “娘亲,珞珞疼要抱抱。” “娘亲,珞珞渴要抱抱。” …… 之后就有了好多抱抱。 还好不久哥哥来了羽仙宫! 璎珞暗暗咬了咬牙,同样是跟着李长老学武,她还记得当时的李长老笑的跟朵花似的,一个劲地说捡到了宝,对哥哥那是一个体贴入微。想到这里,她悄悄瞟了一眼方瑜。 哥哥也确实厉害。 十五岁便青出于蓝,现在的武功修为也不知道什么样了。 方瑜似有所感般看了过来,发现璎珞在偷偷看他,眼波流转,勾唇回她一笑。 偷看被抓包了! 重新埋回娘亲怀里,璎珞心里琢磨着,哥哥好像又比之前好看了…… 接着又得意的看了看其他的爹爹们,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是璎珞没想通的,三个爹爹都很霸道而且善妒,真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和平共处。 看着璎珞对着场中三个男人露出得意之色,方瑜轻轻垂下眼帘,掩住眸中情绪。 这个问题,也是方瑜这么多年一直无法理解的,如果是他,温润的眼中闪过一抹暗色,怎么可能让自己喜欢的人在别人怀里! 玉漱宫主看着怀里的璎珞,伸手替她抚了抚头发, “珞珞,明天就是你的十五生辰,要离开娘亲出宫磨砺,娘亲真的舍不得你。” 说着情绪低落的看着璎珞,面带不舍。 璎珞的神色一下子有些不自然起来,不过很快就藏好,同样换上不舍的表情:“母亲,珞珞也舍不得你。” 复又扑进母亲怀里重重蹭了蹭。 殿里的三位爹爹差点暴起,别人不知道他们还能不知道,小丫头十五年之间早把羽仙宫宫墙翻遍了,为了不破少宫主十五岁之前不准出宫的规矩,这些年他们几个把宫墙是加了又加,才把小丫头困在这里,后来直接就把她扔给后山长老看管,才没被跑掉。 现在心里不一定怎么开心呢,要不是为了安抚玉漱,他们早就把她打包送走,省得在这给他们添堵,也就妻子以为她不谙世事。 玉漱宫主看着要哭了的璎珞,犹豫的开口:“要不然我们珞珞不去了,就在娘亲身边,反正咱们羽仙宫就你一个少宫主,等你再长几年,娘亲把婚事给你办了,生个小少主,我们母女一辈子不分开。” 玉漱宫主越说越觉得可行,微微攥起右拳, “长老那边娘亲去想办法,你要是不愿意出去,就是拼命娘亲也要给你留下。” 璎珞脸上的表情一时僵住。 “噗——”殿内性格最跳脱的三爹爹宇文阑直接笑出了声。 结果被母女两人圆圆的猫眼狠狠瞪了一眼。 璎珞赶紧挽住母亲一只手臂,“娘亲,珞珞更不愿你为我冒险,长老们都太凶残了,娘亲受伤,珞珞会心疼的。再说外面的世界虽然有坏人,但爹爹们会暗中保护珞珞的。”顿了顿,声音转低,“如果,珞珞被任务绊住,回不来了,想必——是,爹爹们讨厌珞珞了,不想让珞珞早些回来……”低着头,肩膀微颤,竟断断续续的传出了抽泣声。 被提到的三个男人心中一跳。 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这个丫头出去,他们敢打赌她不玩够了肯定不会回来的! 这下所有人都暗中瞪了宇文阑一眼,让你管不住嘴,这丫头不回来,玉潄一定会把怨气算在他们头上。 果然,玉漱宫主看到女儿哭泣,心疼坏了,刚要发火,却被青玉打断。 “珞珞,你放心去吧,哪怕被执事堂长老鞭刑,我们也会去帮珞珞的,大不了被打残而已,没关系。”二爹爹青玉缓缓上前,一脸的严肃,话音掷地有声。 玉漱宫主显然也想起历练不是想帮就能帮的,火气一滞,咬牙跺脚。 “青玉,你有这份心,我真是太高兴了,我们的珞珞真幸福,不过,执事堂确实可恶,这种鞭刑不把人打残就不停的刑罚就应该废除掉,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还是——可恶,委实可恶。” 少宫主历练非生命危险不许任何人私自出手帮助,一旦执事堂发现必受鞭刑,还是不残不停的鞭刑。 珞珞看着二爹爹刚正不阿的脸,轻声哼了下。 大爹爹芷衡看着她张口欲要说话,赶紧出来打了圆场: “我们都给珞珞备了礼,快来看看,这是大爹爹给你的玲珑匕首,适合女孩子贴身存放,用极品玄冰打造,可毁万物,锋利异常。” 边说边递给璎珞一支簪子,对!就是簪子!这只簪子只有小拇指粗细,翠绿的玉石打开,里面藏着极细极薄的刀刃,很是小巧。 璎珞笑眯眯的接下,心中很喜欢这个漂亮的饰品,甜甜的说道:“谢谢大爹爹。” 接着青玉端着严肃的面孔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血红色玉石,璎珞捏在手里看了看,一时没发现有什么用处。 刚要开口询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奔到殿外,对准阳光,果然,血玉像是动了起来,红色的雾气更是聚拢中心好似要涌出来。 “此玉名为胭脂,是在岩浆炙烤之下经万年之久形成,常年佩戴可辟邪·物,解百毒,淬体质,是玄门一派的至宝。”青玉的声音悠悠传来。 璎珞捏着血玉甚是满意,玄门是一个很神秘的门派,门派内藏龙卧虎,对弟子资质要求极高,还要有根骨才行,能得他们奉为至宝的东西,实为不易。 而且,她手中这个还是极品胭脂,鉴别品质就看玉中血色流动情况,越快越有灵性。 随即也对青玉甚是乖巧的道了谢,也不再计较刚刚他填坑的事。 到了三爹爹宇文阑这里,直接塞给璎珞一个拇指大小的竖笛: “此笛相传用上古人鱼之骨打造,其身坚硬无比,笛声能传千里,配合羽仙宫的音攻是最好的兵器,只是——” 宇文阑向璎珞挤了挤眼睛,“不知和芷衡的匕首哪个更厉害,要不咱们试试?” 三爹爹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匕首,璎珞面无表情的把刚刚到手的宝贝们收了起来…… 傻子才会去试! 她心里也好奇,是匕首锋利还是鱼骨坚硬,如果两个都是别人的宝贝,试就试了,自己的,赶紧藏好! 宇文阑摸了摸鼻子,闪到一边,满脸遗憾之色。 最后轮到玉漱宫主时,她塞给了璎珞一个木头盒子,并骄傲的抬起下巴,嘱咐道:“你回去一定要仔细参透。” 璎珞对她娘亲可谓知之甚深,就这表情这神态,她不用想就知道这里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她娘这一生最骄傲的事就是娶了三个夫君,也一直把这个当成她能胜任宫主的密宝。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