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办公室里少妇吞巨龙,被特种兵cao的合不拢腿

厚重的幔帐垂落到地面,阵阵寒风也未能将它吹开。 床榻上,男人的头上青筋暴起,他看着被他压住的肥硕女子,眼里满是厌恶。 “花芊芊,你满意了!你用尽龌龊手段代替舒月嫁给我,不就是为了与我做这种事?好啊,那我就满足你!” 小说 说着,他便去撕扯花芊芊的衣领,大概是因为男人的动作太过粗鲁,惊醒了床榻上的人。 花芊芊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待瞧清眼前的人,她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萧炎!?” 他怎么会在这儿! 他不是出家了么!? 花芊芊环视了一下屋子,觉着这场景有些熟悉。 忽地,头上传来一阵疼痛,她痛苦地将双手插进了如瀑般地长发里,此时的她赫然发现,自己那一头枯干的白发居然变成了如墨般的青丝。 萧炎没有因为花芊芊的不适而怜香惜玉,他粗鲁地按着她的双手,将她禁锢在床上。 眼前女子那张肥硕的脸实在看不出半分美感,但那双眸子却与他朝思暮想的人有几分相似。 萧炎只觉得神魂一荡,俯身便朝着花芊芊的双唇吻来。 只是还不待他贴近花芊芊,那张英俊的脸陡然扭曲,本就潮红的脸红得更加不正常了。 “花芊芊,你……” 要害处陡然传来一阵剧痛,让萧炎险些把一口银牙咬碎。 花芊芊找准空隙,急忙掀开幔帐退到了床下。 见到屋子里的布置摆设,花芊芊惊愣在原地。 此时此刻她才确定,她,重生了! 她本是相府长房嫡女,祖父是当朝左相,父亲是云州同知,家里还有四个玉树临风的大哥,她是家中幺女。 说起来可笑,有着这样身世的她在相府里却并不受宠,甚至活得十分卑微。 因为她的家人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她的堂姐——花舒月。 而她花芊芊,就如同空气般在相府度过了十几载。 她以为,嫁给萧炎后,她的生活会有所改变。 没想到,这反而是她踏进深渊的第一步。 花府和永宁伯府许多年前就订下了亲事,可与萧炎定亲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她的堂姐花舒月。 可两人婚期将至时,花舒月却因郁郁寡欢生了场大病,那时候大家才知道,花舒月不想嫁给萧炎。 为了让花舒月好起来,她的祖母和母亲决定让她代替花舒月成亲,而她想让家人高兴,便应下了这门亲事。 可她没想到,萧炎要的人,唯有花舒月。 萧炎对她,只有嫌弃和憎恶。 这个男人一直认为是她恬不知耻地求花舒月换了这婚事,婚后从未碰过她。 直到他听闻花舒月与赵王成亲的消息,像是丢了魂儿一样的离开了伯府,剃度出家了。 如果只是这样,她这一生也不算悲哀。 萧炎离开之后,她的婆母想要吞占她的嫁妆,将她囚禁起来,日日让婆子给她灌下能让人失心疯的汤药。 而她那道貌岸然的公爹,则是想方设法摸进她的房门,想要对她行不轨之事! 若不是她拼死抵抗,引来了家仆,她的清白已经毁在永宁伯的手里! 可这事传出去之后,永宁伯竟说是她下贱地用了那种药去引诱他! 她成了人人唾弃的腌臜物,被乱棍打成了断了腿,一夜间白了头。 再后来更是惨死在花舒月的手里…… 回忆起前世的种种,花芊芊觉着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萧炎看着痛苦无措的花芊芊,忽地扶额狂笑了起来。 “花芊芊,你这是当了女表又想立牌坊?” “噌”的一声响,还不等花芊芊有所反应,一柄长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颈间,让她遍体生寒。 她看向持剑的萧炎,他身穿一身月白色直䄌,镶银的腰带松松的挂在腰间,消瘦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驼红,看着自己时,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满是厌恶。 “你不是很想要么?现在又做出这番样子给谁看?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无耻下作的女人,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任谁也想不到,往日里温文尔雅的萧世子竟会对自己的结发妻子说出这种话! 花芊芊嘴角漾出一抹苦笑。 前世的她是真的很心疼这个男人,萧炎的眉宇间总带着淡淡的忧郁,她很想帮他抚平。 她倾尽自己的所有去对他好,他头疼,她便为他制香;他畏寒,她便为他织衣;他喜茶,她深更为他取露…… 总以为可以把他的心焐热,可他却只觉得她恶心! 花芊芊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抬眸望向萧炎,一字一顿地道: “既然我们两看生厌,请萧世子给我一张和离书,我们就此恩断吧!” 花芊芊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像是染上了千年风霜般地决绝。 萧炎不可置信地看着花芊芊,这女人使尽手段接近自己,费心心思顶替了舒月的位置嫁给自己,这会儿居然说要与他和离! 他讥讽道:“你开什么玩笑!” 萧炎的话音一落,花芊芊便伸手握住了架在脖颈边的长剑,将自己垂在鬓边的一缕长发放在剑刃上猛地一割,一截墨发便留在了她的掌心。 看着手中的长发,花芊芊红了眼睛。 今生,她再也不要犯傻了! “萧世子,我以断发为誓,从今日起,你我便如陌路,一别两宽!” 花芊芊的声音有些沙哑,掌心的伤口在不停的流血,真实的疼痛感让她更加清醒了一些。 “劳烦萧世子,写张和离书吧!” 话到最后,声音渐渐有了力度,也让萧炎的眉头越蹙越深。 “这可是你说的!” 他不是没想过休掉花芊芊,可大奉朝律例明示,无由,不可休妻。 既然是花芊芊主动提出和离,他也没什么可顾虑了。 萧炎还在担心花芊芊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时,花芊芊已经拿来了纸笔,递到了他的面前。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