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嗯啊轻点高潮了喷水了视频,强行扒开双腿玩弄总裁微H

就差1cm。 文殊兰脸色撒白,全身僵硬,立誓要报复幕后之人。 …… 一晃已是半年光景。 某酒店总统套房。 一排白花花的大长腿美女站得笔挺,一动不敢动,还有个1米9的大个男,对着沙发上油头大耳的男人,不停地弯腰致歉。 小说 “还是这些,我都看腻了,不找新鲜的来,小心我TM毙了你,滚滚滚,都滚。”古名看着眼前的美女们直甩头。他是出了名的高级色,姿色、气质、学识兼具的美女才能入得了他的眼。 “又不是皇上,还选起秀女来了,长得跟个肥猪似的,是个女的,就算是我,看了也想吐,呸……这些都不行,我还能找谁?月亮上的嫦娥仙子?”大个男带着一群美女提心吊胆出了房间,小心翼翼将门合上。要是找不到古名想要的,他跟上个助理一样,也得没命……想象自己漂尸海面的惨样,大个男打了个冷颤,眼前身材火辣、丰乳肥臀的美女们只能让他愁上心头、愁更愁。 “没长眼哪?”大个男本就愁云密布,被踩了脚后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转过身的瞬间又柔和下来,“这难道不就是……嫦娥仙子嘛。” “对不起,我不小心踩到了你。”文殊兰故作矜持。恰到好处的前凸后翘,一袭素雅白裙,浓密的卷发披散在起伏的胸前,妆容很淡,却将她甜美与魅惑的脸蛋勾画得更加迷人。 “是是是,啊,不不不,没关系,你有事找我吗?”大个男弓着腰,瞪大了眼睛,期待对面的女孩肯定的回答。 “我……”文殊兰瞄了眼前面的美女们,又低下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啊,找工作啊,你算是找对了人,今儿有个大活,高薪,绝对高薪。先跟我来,先面试。”大个男伸手握住了文殊兰的手,来回摩挲以做试探,见文殊兰没有反抗,开心得手舞足蹈,直接把她拉到了古名隔壁的套房内。 “来来来,坐,第一次应聘这个哈,喝杯水,加了清新口气的,没办法,服务嘛,我们做到最好,莫嫌弃。”大个男见文殊兰束手束脚的样子,断定她是新人,又端来两杯水,一杯给了文殊兰,端起另外一杯咕咚咕咚喝了精光。 “嗯。”文殊兰双手抓起水杯,喝了几口,就放下了。 “好,喝了就能成,我们去见老板。”大个男喜笑颜开,起身转到文殊兰身边,搂起文殊兰的腰肢把她送到了古名的套房内。 “古哥,新人来了,古哥慢慢用,我就先走了。”大个男笑得合不拢嘴,心里暗自得意,这命应该是保住了吧。 古名穿着睡袍,一手把着阳台栏杆,体型有文殊兰两倍大,举着雪茄的手往后一挥,大个男就开开心心地出了房。 文殊兰站在原地,打量着眼前的肥猪和环境,眼里迸射处骇人的光,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重心开始晃荡,她赶紧伸手扶住沙发靠背,身体一软,栽倒在沙发里。 水有问题……文殊兰强撑着清醒,回想大个男的“面试”,大骂烂人。 “文小姐,来找我?如你所愿。我早知道你要来,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既然来了,就一起玩玩。”古名将还在燃烧的雪茄烟头,往栏杆上戳了几下后,随手一扔,转身走到文殊兰身边 ,色眯眯盯着她,开始上下其手,黑山早通知他文殊兰要来,指示他将计就计,那他正好先办了她,再毁尸灭迹,岂不美哉。 “去死吧。”文殊兰一使劲,嘴里传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疼痛让力量和意识瞬间恢复了不少,立即将手伸进胸前,拿出一把黑金匕首就往古茗脖子捅。 只差1cm,就能隔断古名的颈动脉。 “嘭。” 文殊兰感觉像被人推了一把,古名趁机抽身而出。她想要起身追逐,可从肩胛骨传来的疼痛感瞬间游走全身,她已然是力不从心。 “嘭。”又是一枪。 文殊兰扑倒在地,腹部不停往外溢血,只觉全身麻木。 “文小姐,这枪声熟悉吧?黑山老大的人,怎么可能失手,不过是玩玩,你干嘛那么认真,反误了卿卿性命。”古名蹲下身,将文殊兰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拿起小匕首,细细打量。 “咚咚咚……”敲门声。 “古哥,黑山老大到了。”大个男站在门外,旁边是黑山和带着手铐的老爹,还有几个身强体壮的打手。 “哎,好好好,马上来。”古名瞬间换了副面孔,急忙跑去开门,谄媚得令人恶心。 门一开,黑山就不怀好意地请老爹入内,一脸春风得意。 “殊兰。”老爹看到倒在血泊的文殊兰,直接扑倒殊兰身边。 “把老爹带回来,见到女儿也不能这么激动啊。”黑山乐呵呵地笑,就像没看见一地的血一样。 “小殊兰,你找麻烦找到我头上来了,古人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只能请你老爹来管管你了。哼。”黑山的表情几近扭曲,为自己的杰作洋洋得意,毕竟他早布下陷阱,就等着文殊兰自投罗网,再以她威胁老爹,一箭双雕,好不快活。 “这样,才有乐趣嘛。”黑山满足地点头。 “放了殊兰……” “嘭。” 直击心脏,老爹应声倒下,当场气绝。 “爹。”文殊兰连累老爹,痛彻心扉,努力爬向老爹,但失血过多,连爬到老爹面前的力气都没有了。 “居然还敢跟我谈条件,幼稚。古名,带着兄弟几个,好好招待文小姐,再送她走。”黑山掸了掸古名衣服上的烟灰,转身潇洒离去。 古名吓得虎躯一震,连连点头哈腰。黑山的可怕是震慑人心的…… “兄弟们听见没,好好招待文小姐。哎,就是……可惜了。”黑山的身影一消失,古名的腰板瞬间直了,看着血淋淋的文殊兰,懊恼地瘪了瘪嘴巴。 文殊兰被几个男人轮番侮辱,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看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躯体,彻底绝望,瞪大了猩红的双眼盯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古名,发誓她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 古名被文殊兰盯得浑身乏力,只呼瘆人,掏出腰间的手枪,抵在文殊兰的眉间,毫不犹豫地开枪。 “嘭。” 文殊兰瞬间陷入无尽的黑暗,像沉入深深的海水底,窒息、沉重、痛苦、孤独,意识逐渐消散…… 许是斗转星移,许是白驹过隙…… 就在她感觉快要魂飞魄散之时,一股气流灌入心肺,文殊兰被动吸入,感觉身体每一个角落都被充斥气体,痛苦地睁开双眼,眼前却全是刺眼的白光,只感觉身体一个踉跄。 “没长眼哪?”大个男大大咧咧转过身,脸上突然挤出笑容。 文殊兰站定身体,视野慢慢清晰,怔怔地看着眼前男人,被瞬间一世的经历吓得说不出话来。 “啊,找工作啊,你算是找对了人,今儿有个大活,高薪,绝对高薪。先跟我来,先面试。”大个男见面前的女人貌美如花,却半天说不出话,于是先开了口,直接一把拉住文殊兰的手,将文殊兰带进了古名套房隔壁的房间。 文殊兰像个木偶一样,跟在大个男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 “来来来,坐,第一次应聘这个哈,喝杯水,客人比较在乎,水里加了清新口气的,没办法,服务嘛,我们做到最好,莫嫌弃。”大个男见文殊兰端来两杯水,一杯给了文殊兰,端起另外一杯咕咚咕咚喝了精光。 文殊兰握着手中的空水杯,不知何时已将水一饮而尽,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胸口起伏不定,瞪圆了眼睛,看着手中的空杯子,刹那间似乎明白了什么,狠狠地往大个男额头砸去,大个男疼得抱头大叫,直呼“抓住她。” 套房房间内涌出来七八个壮汉,文殊兰只得夺门而出,再迅速将门关上,为逃跑争取了些时间。 “别跑。”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