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粗大紧窄娇嫩惨叫 婆岳同床双飞呻吟艳妇无边

“韵儿,去弄些吃食吧,我有些饿了!” 韵儿似听到什么震惊事,长大嘴巴呆呆望着秋月,随即便缓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就往外跑 “小姐,奴婢现在就去。” 秋月有些无奈,看来是原主脾气太大了。不过‘奴婢’其实可以不叫的,毕竟是16年+3义务学者,听到这个称呼却是有些别扭! 小说 秋月没多想此事,只想着该如何对付长姐与二姐。信是谁写的呢?自己的记忆有些混乱,脑中混乱,有些乏累。 “小姐,三小姐来了” 紫荆跟杜鹃倒是粘在一起,紫荆应该是长姐的人,另一个是二姐的。经常挑拨秋月与韵儿的关系,还时不时献殷勤,现在看来应该是取得了原主的信任。 秋月回过神来,看着两个丫鬟, 脸色有些黑,强忍着怒火 “让三姐进来吧,你们先出去吧!” 一个衣冠华丽的人走进,手里拎着一个食盒。见到秋月,满脸心疼 “妹妹,三姐送些鸡汤人参给你补补。四妹,三姐虽知你无辜,但却……” 要说这个家真心待秋月的或就三姐与爹了,秋月欣喜,看来这世道也不都是名利之人。 “三姐,说这有何用,还要多谢三姐送些补品呢!其他事情,四妹也知道,三姐也是无可奈何嘛!” “四妹啊”三姐紧紧握住秋月的手。二人身世同等悲惨,她看不起这世上的名利,只想着同母亲好好的生活! “我们的身世皆苦,同病相邻之人,我与母亲都想照顾你,可若是如此,怕是主母和陈姨真对你动手了。” 秋月反搭住她的手 “无碍,三姐处事小心些,其余的我自己便能处理了!三姐也莫要多留了,反倒多稍些心眼在身边,莫如妹妹这般傻乎乎的!” 三姐听至此便悄悄离去,反倒是秋月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对长姐和二姐动手了。 秋月脑子蹦出无限的想法,直接揭发他们肯定不行,况且风险太大。不如下毒?也可行,只要再学学此处的医术,应该能做到。那下什么毒呢?砒霜?鹤顶红?…… “小姐,小姐” 韵儿的声音打断了秋月的思考。 韵儿焦急的跑进来,大口喘着气 “出事了,小姐。陈太师…陈太师……” “不着急,喝口茶水再说吧!” 韵儿点点头,猛灌下一大杯茶水, “小姐,陈太师来找您要个说法,现在我们怎么办?” 秋月倒是没想到这么快第一件麻烦事就来了,先是儿子派人打了自己一顿,后又是爹来搞事,以为重生的人都好惹的吗?秋月冷笑一声,拖着沉重的身体 “走吧,那便去瞧瞧他要如何把我定罪。” “小姐,要不咱还是避避吧!这……”韵儿心中已经升起些担忧,害怕自家小姐吃亏。 “去瞧瞧吧,总不能一直让人欺负着!” 秋月带着韵儿前去,路上旁敲侧击问了些见面的礼仪。 “拜见爹爹,拜见陈太师。” 秋月看着陈太师那满脸的戾气,掩面偷笑,不管如何,你这次肯定在我手里吃亏。 陈太师被自己的儿子绕糊涂了,想来要个说法,事实上他与李泽乃是挚友,若不是气昏了,应该是不会来的。 陈太师一脸不悦的看着秋月 “李秋月,你这等未出阁的女子净勾搭我儿子,你可知罪。你……” 秋月直接打断,将主动掌握在自己手里 “太师可有证据?” 秋月见陈太师甩出一张纸,让韵儿从地上捡起,粗略的扫了一遍,心中已经有准。这字迹一看就不是原主的,更不可能是秋月自己的。 “现在还不知罪?从未见过如此不贞洁之人,左相之女竟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你可知这足以叛尔流放百里。更是体现尔的家教不足……” “陈太师,是我们姐妹管教无方,不管怪爹爹”长姐宛声开口 “是啊是啊,不怪爹爹”二姐已经哭的梨花带雨 左相爹爹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 秋月还要装作温柔委屈的声音 “陈太师,这不是我的字迹,这一看便不是我写的。还请陈太师烦查明,还小女一个公道。” “混账,还说不是你的。”陈太师直接摔了茶杯,彻底暴躁起来。 秋月看着这个做法,心中不爽至极。若不是在此处,而是在现代,自己直接就一耳光过去了,逼逼赖赖的,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太师了不起?不好好说话就别说!秋月的神色直接冷下 “陈太师,莫说这字迹不是我的。陈太师莫不会追不到这书信的来源?明明对比字迹就可查明的事情非要一口咬定。莫不是陈公子所为,只为了陷害小女不成?查都不查,就来栽赃陷害?” 秋月说出的话可说的算是大不敬,场中死一样寂静。陈太师楞了一会,直接上手,真就一耳光直接扇到秋月脸上。 秋月心生怒意,但转头一想,他急了,他动手了,该提什么车好呢?不对,穿越了,能讹些什……呸!我凭本事挨的打为什么叫讹。 秋月的心思不断,人已经倒地不起。这传出去只会是左相小姐说出实话,陈太师气急败坏连真相都不愿查明恐担心儿子丢自己的脸,焦急之下差点“打死”了左相之女。 秋月始终相信谣言的力量是无敌的,这波她赢了。 这个时机谁都想不到,一打就晕。但此时陈太师已经不占理更是动了手,左相开始发威了,开始呵斥左相,心中的怒气以及心疼在此刻彻底爆发 “你这个老匹夫、何物等流、贼秃子、无赖、陈狗……” 秋月听着这些话,心中大为震撼,这文化人的口才真强啊,若不是知道左相,我还朕以为你是青楼那些专门赶些人变态呢!十句没有一句是重复的,原来古代人发起疯不必现代人差啊! 也亏是秋月装死中,要是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可能会笑出声来。 韵儿哭的梨花带雨,三姐心疼扶起秋月,两位绿茶装作害怕在卿卿落泪;左相骂的自己脸通红,跟打了鸡血一样,越吐越爽,脏话频出;陈太师跟吃了苦瓜一样脸色发绿,尴尬的眼神无处安放,走也不是回嘴也不是,跟个被骂的小孩一样手足无措,一会看着秋月一会看向左相。 “滚,给本相滚出去,若不给本相小女一个交待,你这个老匹夫永远不要再进老子的相府,送客,赶紧出去。”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