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2022最好看(她的两片蚌肉张开白浆直流)全章节阅读

她沉浸在逛、吃的乐趣中,却不知远方客栈靠窗的两名男子正一半边喝茶,一边注意着街上的动静。 “辰,这么久未归就请我喝茶,是否略显辰王殿下的小气。”男子端起茶喝了一口,话里有几分揶揄。 烨辰即贝缌国四皇子,因特殊原因被商皇破例封为仅有的辰王殿下,也是文卿栀等人认识的千烨。 小说 烨辰不为之所动,“流祁,你喝的茶可是上好的君山银针。怎么,想去街边吃面条?” “呵呵,我还是喜欢喝茶。说说此次文凤国之行有何收获?” 流祁放下茶杯,兴致勃勃地看着对面的男子。 他作为太师之子,十年如一日。天天充当着不学无术、招花惹草的贵公子,暗地里却是烨辰放在烨州的眼线,所以一直留在这儿。 至于为何堂堂太师之子甘愿做一个不受宠爱、无权无势的王爷的马前卒,流祁也说不清,可能就觉得他值得。 “遇到一个特别的女子,很有意思。” 嘴角上扬,微微闭眼,似在轻嗅谁的芬芳。 “什么?女子?你竟然对女子感兴趣?是谁?” 流祁嘴里的茶差点喷出,站起身一连几问。 “文凤国公主文卿栀,她同我一路来的烨州。收起你的眼神,流言能信我会在这儿与你喝茶?” 烨辰颇为嫌弃,转头看向窗外。 “是她?”他的目光紧紧盯着人群中的一抹蓝影,招招手,“文墨。” “是!” 流祁一脸疑惑。 文卿栀逛着逛着感觉极其不舒服,下意识抬头望去,穿过人群、耳畔喧嚣,正好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她立即忽略而过,装作没看见一般转头欣赏其他地方,然后朝人群密集、角落偏僻处隐去。 可是事与愿违。 “这位姑娘,我们主子有请。”文墨微微低头邀请道。 这人有病吧,没事儿时刻监视她么?她今天一身女子装扮也易容了,这么远还能认出? 文卿栀没说话,用行动表示了拒绝,执着的想尽快离开。 “姑娘请!”文墨挡在前面,一副不带一丝商量的表情。 得,烨州是他家的地盘。要是拒绝更显得她心里有鬼,何不上前恶心人一番。 被胁迫的某人恶趣味骤起,她就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儿。 酒楼二楼雅间。 烨辰见来人一手拿糖果子,一手拿桂花糕,顿时失笑。 “请坐。” “啧啧,是饿太久了么?”流祁戏谑道。 他不知道这位女子身上有何特别之处,竟能被辰王邀请一同品茶。既称不上绝色,言行举止中无半点娴雅可言,这样的女子在这富庶繁华的烨州中随处可见。 “公子,我吃你家的粮了么?你家住江边,管这么太宽?”文卿栀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出口怼道。 “你……”流祁一下被气得说不出话。 烨辰面具下的眼里流光闪过,语气中有几分欢愉,“小栀,我们又见面了。” 眼前的女子一身浅蓝色兰花罗纱裙,一半长发以木簪盘起,一半散落腰间,整体看上去平平无奇。 但仔细看就能看出端倪。木簪小却精致,上面雕刻的花样、蝴蝶栩栩如生,一看就是能工巧匠为之。 不似一般女子见到陌生男子会羞涩或害怕,她随性大胆,就连吃东西、怼人这类粗俗之举竟给人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的王室气质。 何况她无论装男扮女,身段皆差不多,而且独爱一身蓝色。他记得,文凤国王室以蓝为尊。 文卿栀心里冷笑,慢步上前,精致的脸配合着倾慕的花痴眼神,顺便咽了咽口水惊叹道:“我虽不是小栀,不过如果能伴公子身边,我也乐意。” 流祁嫌弃地看着文卿栀,在某人逐渐变冷的目光中添油加醋道:“辰,你的品味越来越独特了,好这口。” “公子也喜欢我么?那如何是好,我只有一人。”文卿栀偏头故意朝他抛了个媚眼,眼里尽是魅惑。 “滚!” “滚!” 两人异口同声。 文卿栀不甘心地叹了口气,“公子刚刚对人家浓情蜜意,现在又这般是何意?” “文……墨。”烨辰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嫌弃,怕忍不住就会拍飞她。 文墨立即请人离开。 文卿栀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眼中泛起泪花,抬手掩面而出,但眼神深处却藏着狡黠与疑虑。 她自认化妆术和易容术皆没问题,所以知道他请她来不过是简单的猜测。她现在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他产生了这种猜测。 “真是巧合吗?” 烨辰在心里默默将刚刚的女子与那日在青山绿水间放声歌唱的女子对比,莫名有些失落。 身段很像,怼人的语气也像,即使易容了,稍稍改变了声音,但一个人的习惯很难改变。若不是她见他后搔首弄姿,一身风尘气与记忆中的人判若两人,他差点就信了。 “你身上用了香料吗?栀子花的香料。”鼻尖似残留着若有如无的花香,烨辰激动得站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从不用。”流祁一口否决。 “又被骗了。文墨……算了,还是我去。”烨辰眼中带着无奈,从窗户一跃而下。 身后的两人大眼瞪小眼,只好一同跟了上去。 文卿栀还没来得及把嘴角的笑意收起,又看见了前方熟悉的面孔。 怎么又来了?头疼。 她略微低头,表情淡定地朝另一边走去。 “呵呵,真是只狡猾的小狐狸。”身后的人追了上来,与她并肩而行,“姑娘刚刚不是说乐意么?怎么现在见我就不认识了?” 女子停住,转头惊讶道:“咦,是公子,好巧。” 千烨轻轻靠近她,似一动就要亲上。 没错,就是这股熟悉的气味。 冰卿公主为何尊贵,一是天降大雪兆丰年,二是出生自带异香,这异香恰好是文凤国国花—栀子花的香味。所以文凤国人皆认为,她是上天赐予的宝藏。 “小栀上次坑我船钱后溜走,还三番四次骗我,我真的很伤心。”烨辰说着捂住自己的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文卿栀后退几步,冷笑道:“公子请自重,我不是什么小栀。刚刚我想常伴公子身旁时你挥之即去,不过现在我已不需要了。” “既如此,姑娘想离开也行,我看一下这张脸。”说着伸手向她脸上摸去。 文卿栀正在思考如何逃脱而又不暴露身份,一把折扇突然出现在面前,挡住了那只手。 “公子,你先走。” “谢啦,殇殇!”文卿栀一见凌殇,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文墨,流祁。”千烨喊道。 两人心有疑惑却知现在不是问的时候,随即跳出人群拦住了要离去的女子。 文卿栀翻了个白眼,颇为无语。 他三番四次缠着她干什么?她不就是调戏了他一下,骂了他一下,坑了他一下么? 此时人多嘴杂,她又不能轻易暴露武功,否则不打自招。 文卿栀一边应付着流祁,一边观察四周。不看不要紧,一看要气死。只见人群中的某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就在这儿,正津津有味地看戏。 她顺手丢出刚刚凌殇还回来的玉佩,捏着嗓子娇滴滴地喊道:“相公,你怎么能看着自家夫人被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呢?” “相公?夫人?”宇夜伸手接住玉佩,嘴角有些抽搐,接着就听见恶狠狠的声音。 “交易之前先替我摆脱眼前的麻烦。” “小栀,你叫他什么?”烨辰看着挡在面前的黑衣人。 “相公呀。我都说公子认错人了,你还不信,我可是有夫之妇。是吧,相公?”文卿栀一脸得意,从宇夜身后露出一个小脑袋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宇夜没回答,推了推挽上他胳膊的某人,意思很明显。 再不走,就不用走了。 文卿栀点点头,一下跑出好远。反正这两人武功不相上下,她不用担心,何况她还救过他两次。 几个回合后,烨辰收起内力,“你是谁?” “想不到一直在外游历的辰王,武功如此高。不过,四周的眼睛可是不少。” 宇夜简单的话里透着丝丝凉意,他不想做过多纠缠。 烨辰身上的气势逼人,他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这人究竟是谁?又为何对贝缌国的朝堂如此了解,武功也算得上上乘。 “离她远点!” “你管得太宽了。”男子眼中满是不屑,下一刻就消失在人群中。 “辰,他是谁?居然和你打成平手?还有那名女子又是谁?”流祁难以消化,突然出现了这么多人,还莫名其妙打了一架。 刚刚太草率了,这大街上到处都是别人的眼线,要是知道一直意志消沉的辰王武功如此高强,那就完了。 “她就是文凤国的冰卿公主—文卿栀。至于那男子,你尽快去查一下。这两人同时出现在烨州必不会只是巧合。” 烨辰若有所思。他不知道文卿栀是否已经知晓他的身份?但看的出,那个男子和她不熟。 因为那名男子站了那么久都未出手相助,直到接到玉佩后。 “一看就是相好的,你没听见她叫他相公么?”流祁调侃道。 “他们明显认识不久,很可能小栀同样是以木卮的男子身份与他结识。而且她会武,只是怕暴露身份才没动手。” “可是传言皆说冰卿公主花容月貌,才艺超群,样样精通,但唯独不会武!” “传言能信?”烨辰反问。 “好像不能。”流祁嘴角上扬,“你说要是那名男子知道她的身份,会如何?” 烨辰没有说话,这正是他想要知道的。 文卿栀一路轻功,去裁缝店绕了一圈后换回了木卮的装扮。 她现在心里很郁闷。 以前都没遇到过什么劲敌,如今在这陌生的世界,处处都是高手。 该死的千烨,是怎么一眼识破她的?还有那个叫宇夜的,武功高深莫测,身份成谜,都不是好对付的主。 原以为给了玉佩得了金叶交易结束,从此分道扬镳,不再相见。可是就目前情况来看,不太容易。 文卿栀边走边思考对策,不知不觉到达白鹭客栈。 宇夜淡淡瞥她一眼,“这么快就换了衣服?是木公子还是木小姐呢?” “宇公子别误会,我是男子。刚刚的事儿纯属意外,没想到被人认错了,多谢解围。”文卿栀从来都是说谎不脸红。 “扮女子?意外?呵呵,有趣。”宇夜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薄唇微启,“你究竟是谁?” “你没搞错吧。当初是你硬拉上我救命的,怎么就简单交易的关系还要刨根问底?玉佩已还你,两千金叶,救命之恩,互不相欠。” 文卿栀没好气地说完转身离去。 “我让你走了吗?”面具下的嘴角微勾,随手抛出玉佩,“事后我亲自来取。” “好,静候佳音!” 看着远去的身影,身后的人眉头微皱。 互不相欠?他同意了吗。刚刚的便宜可不是随便占的。 “秦痕,去查查。” “是!主子。” 喜来客栈。 文卿栀刚走入房间,就看到一脸纠结的凌殇。 “殇殇,怎么认出我的?” “公子偏爱蓝色,一眼便看出。”然后凌殇尽量用平缓一些的语气问出他的疑问,“所以公子其实是女子?” “嗯。你回去研制一款能暂时压下或者改变我身上栀子花气味的药水,要尽快。”文卿栀坦然承认。 她不想有任何欺骗。有隐瞒就会有猜忌,有猜忌就会有顾虑,事事受到限制。 当然,这一切都要对于她信任也信任她的人。 她刚才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千烨不可能一眼识破她。去而复返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让他再次确定了她的身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身上独一无二的栀子花香以及刚刚凌殇提醒的蓝色爱好。 虽然身上异香无法抹去,但能暂时掩盖住能省去很多麻烦。 “好的,公……小姐。”凌殇有些犹豫地看向她。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