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双性清冷受被做哭不要H:揉捏大白奶呻吟

船慢慢向前,山渐渐靠后,眼睛流连处,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或许是五官间的互相连通,文卿栀不自觉唱起了《春三月》。 阳春三月初,满枝迎春新花栖木 天留片片白云风上住 孩童推门去,又放纸鸢笑声满路 …… 脸微微向上,闭着眼睛感受着风的温柔。那笑容似春风拂过心海,激起串串涟漪。 “公子唱的真好听。”青雀赞叹道。 凌殇望一眼不远处的人,罕见地收起了不屑的眼神,点头附和。 小说 江面广阔无垠,不远处的一条小船上有人也在静静聆听。 “文墨,你听过这曲么?” “主子,没有。”文墨站在身后,一脸茫然。 他根本就不懂赏曲,更不会留意这些了。 千烨看一下他,若有所思,“查的事怎么样了?” “主子,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真是神秘的让人愈加好奇,这个公主究竟要做什么呢?上次跟踪被发现后,他们更警觉了,还消失了好几日。不过看得出他们的目的地是烨州,正好一路。” 画风突变,语气不善,“她身边何时多了个男子?” 文墨汗颜,完全跟不上主子思维的节奏,开口解释,“主子,好像只是个侍从。” “嗯?侍从?我去看看。”话音刚落,已经不见踪影。 “诶,主子……你不是自投罗网吗?”文墨无奈摸摸脑袋,迅速跟了上去。 “妙,妙,真是妙!” 人还未落地,只见几根银针刺破空气,刺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来人随手一挡,银针掉入江中。 “哈哈哈,这待客之道有些特别。”千烨一个翻身,稳稳地落于船头。 凌殇和青雀立刻警觉。 看到这抹熟悉的身影,文卿栀目光一冷,一步一步逼近他,“阁下不知不请自来非礼也?一路跟踪到此究竟是何目的?” 面具,白衣?她终于记起这该死的危机感了,文凤国街上、城外酒楼跟踪一路的都是他。 而且这人实在可恶,被发现后完全不在意,竟大摇大摆出现在他们面前,当她是傻子么? “在下千烨,就想和你交个朋友。”千烨不以为然。 文卿栀嗤笑,直接戳破他的意图,“抱歉,我不乐意。因为你实在是太够诚意了。” 最后两个字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假名字、假面目,还跟踪,她最讨厌背后被人盯着感觉。 千烨发现她竟有了不一样的情绪,顿时觉得更有趣,讨好地商量道:“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你们不是去贝缌国吗?我们正好一路有伴。” “哼,公子的这种死缠烂打的做法会让我产生错觉。别人千里追夫,你追着我一个男子不放,难不成是喜欢我?” 小样儿,恶心不死你。 文墨、凌殇、青雀和船夫几人呆住,看一眼蓝衣男子,再看一眼白衣男子。 不料千烨一脸真诚,眼里化作柔情蜜意,“既你已发现,我也不再隐瞒。确实,本公子喜欢上你了。” 众人内伤,再次吐血。 她现在是男的,男的,男的,重要的事情难道真要说三遍?身为受害者的文卿栀非常无语。 “承蒙厚爱,可惜我已有夫人。何况我还有个爱吃醋的小妾,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我已承诺他不再娶任何人。是吧,夫人?” 文卿栀目光瞟向一旁呆愣的青雀。 “相公说的对,这位公子就不要缠着他了。”说着,暗自伤神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公子每次都拿她做挡箭牌,而且没有半分知会,搞得她的心脏时常处于惊吓之中。 这下轮到千烨傻眼了。 这还是修身养德的文凤国公主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说话语气的调调就像街头的混混。 “可惜,公子如此喜欢你的小妾,为何不见其踪迹?” 不知为何,千烨总觉得有些奇怪。 “小妾是我在路上捡的美男子,气质非凡怕人觊觎,就把他藏起来了。” 文卿栀故意强调觊觎二字,都说她男女通吃了,他还能忍? “是吗?正好我也喜欢美男子,我不介意。”他是万花丛中过,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我介意!” 这人已经不能用语言交流了,所以文卿栀想也没想,突然出手。 嘴上的以暴制暴不行,那就付诸行动。 因为俩人都不知道对方底细,所以招式都在试探,文卿栀用了最简单的拳法,而千烨只用了轻功。 她没用半点内力,招式却快、准、狠,稍有不慎就会挨上一拳。 千烨边逃边观察着女子的一举一动。 这人武功不低,少有人能在她轻功加拳法中轻易逃脱,但每当她的拳头快落在他身上时,下一秒他就轻松逃脱,似乎在故意等她一样。 同样,文卿栀也分析着对方的意图。 “快停下,你们是想一起下水摸鱼么?” 船上颠簸的船夫一边扶住船梆,一边没好气地吼道。 水? 一听这字,文卿栀立刻停止了攻击。 鬼知道她有多怕水,可以说水就是她的致命弱点。 “怎么不打了?”千烨疑惑,跟着停下。 “公子武功超群,我认输。不过别再跟踪我,否则我不介意和你一战到底。”文卿栀给了最后的警告。 “这不是跟踪,是保护。”千烨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文卿栀翻了个白眼,“保护?我不需要。我这样保护你,你需不需要?” “我当然需要。” 文卿栀没理他,再和他多说,她觉得这十几年的涵养白费了。径直走到船头,席地而坐。 千烨不自觉地笑了笑,坐在了她身旁,继续问道:“怎么称呼?” “木卮。” “去烨州有事儿?” “探亲。” “探亲?” “这是贝缌国人的待客之道。不是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吗?” “既然你都说了有朋自远方来,那就承认了我这个朋友。你怎知我是贝缌国人?”千烨眼里充满疑惑。 “我随口一说,你恰好承认罢了。”文卿栀不以为然。 “木卮这称呼太奇怪了,木卮为栀,我就叫你小栀。”千烨自言自语道。 文卿栀一听,目光中透着犀利,仅两秒又恢复如常。 难道他知道她的身份?但她们的行踪是绝对保密,那他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跟踪并认出易容的她? 她似乎来这儿后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是一个致命点。 千烨似毫无察觉,解释道:“小栀为何这样看我?你额上有栀子花玉饰,叫小栀更为亲密。” “我叫木卮。”文卿栀再次强调。 “小栀,你为何对我如此冷淡?对了,再唱一次刚刚的曲子吧,好听。” “不会。” 文卿栀看出他的脾气秉性,决定的事儿十匹马都拉不回。 “不会还是不愿意唱给我听?那换个话题,你去哪儿?不如我带你逛逛。” 文卿栀没搭理他。两手撑在船板上,下巴微微抬起,一双眼睛闭着。浓浓的睫毛像两只蝴蝶停在脸上,嘴角噙着的微笑像极了引诱蝴蝶一亲芳泽的花朵。 千烨感觉似有人在拿羽毛扫过他的心房,痒痒的。 “盯着我干什么?”文卿栀十分不悦,赤裸裸的目光让她浑身不舒服。 千烨脱口而出,“你好看!” “谢谢,我是男子,这词形容你更贴切。” 千烨无语。 她是男子?难道他不是。不对,她不是男子,他才是。 水中倒影幢幢,两岸渐渐多了些房屋院落。 “烨州到了!”随着船夫的一声吆喝,文卿栀等人下了船。 “公子,你还没给钱呢?”船夫拦住文卿栀三人。 “后面还有一位,他付。”文卿栀毫不客气地说道。 文墨看自家主子一眼,提醒道:“主子,你似乎被坑了。” “我愿意,快给钱。”千烨催促道,再看文卿栀时,三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算了,人都到贝缌国了还怕她跑?先回宫看看,那些人又在怎么闹腾了!” 千烨二人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却没发现藏在小铺后的三个身影。 “殇殇,跟去看看。不要离他太近,我和雀儿在喜来客栈等你。” “是!” 喜来客栈内。 晚饭时分,凌殇才匆匆而归。 “辛苦了,坐下一起吃饭,跟着我就不要老是有拘束之感。” 文卿栀看着欲言又止的两人,再次强调。 “是,多谢公子。” 饭后三人齐坐房间内,凌殇回禀道:“公子,他们二人往贝缌国皇宫去了,而且侍卫看了他掏出的令牌后并未阻拦。” “他是皇室之人?”青雀好奇。 文卿栀思考片刻,将线索串了起来,“千烨身份不简单,武功深不可测。他也是从文凤国到贝缌国,属实有些蹊跷。而且他很了解我们一路的行踪,我的身份怕是……雀儿,你去准备一份整个贝缌国皇室的所有资料,越快越好!” “是!” “殇殇,明日你去白鹭客栈找一个名叫宇夜的人兑现金叶,暂放典当铺。切记少说少问,他是个危险人物。”文卿栀顺手掏出玉佩递给凌殇。 “原来如此。”凌殇笑着接过。 他就说当时为何公子前一刻恨不得杀人,后一刻就叫他救人,原来是这样。 “公子太棒了,不费吹灰之力。”青雀崇拜道。 文卿栀敲敲她的头,给了个白眼,“谁说是白给的,我们可是救了三条性命呐。好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是。”两人退出了房间。 许是白天睡了觉,文卿栀失眠,干脆拿起笔来写东西。 A、忘忧楼,分为一雅一俗。雅主要针对文艺人,俗针对普通人。二层为雅,即比拼诗词歌赋棋,也可欣赏歌舞、小曲;一层为俗,色子,牌等。设一间典当铺,方便为客人提供资金。 B、1/2人生店。此楼分两层,第一层左边为小吃街,由众多小吃店构成:糖果店、饮料店、糕点店、串串店、水果店、坚果店;右边为主食店,家常小菜店兼火锅店。 第二层卖衣服、饰品。左边以侠女、贵妇衣为主;右边为女子饰品、房间饰品和小孩玩具。 C、药材铺。 写完这些,文卿栀顺便在旁边画了些衣服、饰品、玩具的图样,备注了小吃、火锅的做法及需要的工具就休息了。 “咚咚咚。”青雀推门而入。 “雀儿,这给你,赶紧去办店铺的事。挑人要谨慎,不懂就问我,这些资料绝不可让第二人知晓。” 文卿栀将昨夜写的东西交给青雀,严肃地叮嘱。 “是,公子。”青雀看了看纸上的东西,匆匆离去。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