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2022最好看(皇后张开腿让太监品尝)全章节阅读

“这是今岁刚进贡的碧螺春,郡主可要好好品。”那姑娘的面容隐在白雾里,细长的手指里稳稳抓住刘焕的茶盏不放。 见说了也没用,刘焕只能无奈的放下她的手。一杯清茶下肚,她再次浑身无力倒在内室中,蓝衣女子将一封文书塞进她袖子里逃走了。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门外传来兵马嘈杂的声音。一列列禁军官兵手握钢刀闯进来。对着室内摆设砸、抢、踢、拽。府内仅有的四五个奴仆慌忙逃窜,伴随着兵士们驱赶恐吓的声音,原本寂静的王府瞬间鸡飞狗跳。 小说 禁军教头见刘焕瘫坐在地上,一脸横肉,露出黄牙邪笑道:“陛下下旨杀妖炼丹获取长生,可惜数次围剿皆败兴而归,属下今早收到密报,是郡主在会稽山放了那群妖精,事关龙体,只能得罪了!” 教头见刘焕神情恹恹的,只当是对他的不屑,他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一手捏住她尖尖的下巴,三角眼目露凶光,对着她上下打量,嘴里古怪笑了笑,放开手后缓慢又威严的发号施令:“给我扒了她。” “是!” 刘焕厌恶的看着那三人朝她走来,死命的想要生出一丝力气可惜只能微微蜷着手指表达抗议。她深恨不已,心想何时能让这群狗东西滚出她的梦。 很快三个士兵就将她从地上拽起往床上拖去,她躺在床上无声的咒骂,眼里充血瞪着这些官兵。官兵们粗鲁、狰狞的拽下她的腰封和外衣,一只粗糙的胖手穿过里衣,正抚摸她细滑的肩膀式,一封信晃悠悠的从袖口撂下 “停。”那教头慢悠悠的一声令下,正吃着刚刚剥好的鲜甜橘子,“把信给我,你们接着搜床铺。” 刘焕被人像垃圾一样再次丢在床下,头发斜斜披散开,红色外衣散落在地,里衣胜雪,她冷眼看着周围环境,无可控制地流下泪来,滴在她手腕上的朱砂痣上,那颗痣泛起幽幽光芒。 刹那间,天地变色,妖风四起。吹得郡王府的几棵百年老树左摇右摆,大雨“刷”的一声,倾盆而下,混合着泥点子、石头子儿狂往内室里打来,几个禁军跑过去想关上房门却半天卡在门前,动弹不得。 这狂风骤雨吹得人眼生疼,寒风凛冽,此刻刘焕身子有好像些劲儿了,就在禁军们忙做一团的时候,慢慢的往室外方向爬去。 那禁军教头看完了信,眼睛眯起一条缝,看见她想要往外逃,抬起胖腿就是一脚,照着刘焕的腰处踢去! “啊!”刘焕一声惨叫,腰处在一瞬间的酸麻过后是火辣辣的疼,她此刻不管不顾依旧向前爬去。她白衣被地上的脚印弄脏,不住有人扯着她,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珠,外面狂风吹得她瑟瑟发抖…… “果然是勾结妖孽的贱人!旭峰道长没说错,那群孽障里还有只一万九千年大妖!”禁军教头一脸狠厉,看着还关不上门的禁军,“都是废物!回去看老子怎么练死你们!” 他话音刚落,只听空中传来清冽干净的男子声音,朗声大笑如鼓如瑟,那妖淡淡说道:“回去?本皇从未见过有可以动弹的死人。” 刘焕只觉身上一轻,转瞬就被抱起,她在刺骨的疼痛中闻着那人身上淡淡的雪松的香气,听见云雾下凄惨的声音划破天际,恍若炼狱。 她朝下一望,室内十几个禁军早已不见,只有一大片的血水碎肉融一起向室外流去,血腥气铺天盖地而来。她忍住想吐的欲望,抬头望着那下巴瘦削的男子,耳边听他温柔道:“睡吧……”,冰凉的手拽着他黑衣一角,露出了手腕三寸处的红痣,她脑袋一沉昏死过去。 刘焕猛然惊醒,这次的梦比之前的还要长,她心有余悸的摸摸后腰,自嘲的想本来就长得跟个厉鬼似的,腰再断了就更完了。 她呆滞的蹲在自己的小棺材里,喃喃自语:“是谁呢?”她缓慢转动一只眼珠,透过破破烂烂的窗户纸看到了西斜的太阳,原来又快到黄昏了…… 这里是三界之外的异域,刘焕便是一只仍有肉身的异鬼,俗称僵尸或者活死人。她披上自己的黑袍子,手握的一把冒着丝丝缕缕黑雾的斧钺出门了。 刘焕刚走到伏流河畔,看到河水沿岸边的商户们正在忙碌,打工的小妖怪拿着油灯爬上亭台楼阁,不过须臾,数万盏不同颜色的水晶灯依次亮起。 河畔斜晖漫天,伏流河如一面反光铜镜,天与水上下一金,霞光异彩。刘焕看的入了神,没料想突然被人从后一推,直接跌入河水中。河水冰凉,水势来回冲刷着两只脚,她歪歪扭扭的甚是狼狈。 “哈哈哈,丑鬼,你都臭了,让你洗洗澡!” “喂!做异鬼做成你这样,真丢人!” “刚刚你身上掉的那是眼珠吗?吓死妖了!” 刘焕刚刚站稳,就听到岸上几只妖童又来找她麻烦了。她无奈的在湍急的河水中找刚刚左眼眶里掉下来的眼珠。 此刻她眼前灰蒙蒙的无法看清河面的情况,只能慌乱在水里摸索着,渐渐往深处走去。黑袍子逐渐被水浸湿、覆盖泥沙,脚下的鹅卵石打滑,身子歪扭着即将跌入河水中。 这时,一只手大力出奇迹,将她提起来,声音清澈温柔:“河水冰凉,大娘还是不要在河里抓鱼了。” 大娘……刘焕真想一口老血喷死他,如果她这个活死人有的话,不过假装年龄大可以骗取同情心还是值得的,她狗腿的笑了笑,喉咙里像卡了一口痰似的说:“谢谢你年轻人,我老了看不见,能不能帮我找找眼珠子。” “呵,这有何难,大娘稍等。” 那人不知施了什么法术,不过片刻就将眼珠塞在她手里飞走了。等刘焕新装上眼珠的时候河上已经摇曳起了满月,她慢慢走进夜市想买件干净的袍子。 河畔商户们点灯开门,小妖们也在岸边出摊卖自己做的簪花、首饰、小吃等换些贝币和修炼材料。邪祟们成群结队化形而来,互相调笑追逐。 刘焕的两腿不一样长,走路一跛一跛的。她东瞧瞧西看看,突然喧闹震天,远处有精怪大呼:“是伏流河主!” “啊,河主也来看热闹了啊!” “嘘!注意分寸,听说河主吃妖怪进补呐!” “恭迎河主~”的声音一浪一浪奔涌至刘焕跟前,她自从来到这个鬼地方,从未见过伏流河的主人,她并到夜市一侧跪下,周围皆跪唯她身侧的一人长身伫立,如芝兰玉树,周遭窃窃私语下让她不由抬头望去。 那男子脚踩绣着鸟纹的黑靴,白色绸裤收至靴中,一袭黑袍上是描画的银色毕方鸟暗纹,赤金线点缀鸟的眼睛,腰带上红色宝石熠熠生辉。再往上,刘焕就只能看见如刀锋般的下颚轮廓,他慢慢转头来回巡视,仿佛并不在意河主逛街。 河主的金黄顶盖逐渐逼近,周围议论他的声音越来越多,刘焕想好心提醒他别得罪人,就轻轻拉了他的黑袍下摆,唔!这衣服摸起来是皮绒面料,触感不错,回来就买这种布料的袍子。 李观流有些疑惑的看着缩在自己脚边的人,脏袍子湿湿的,如皮囊紧贴身上,他心里暗道:好巧,是那位大娘?但是他细看,那女子身姿曼妙实在不像老年人,抬手行礼的雪白腕子三寸处有一红痣。 李观流一怔,修长的身体慢慢蹲下,斜着头左看右看,却实在看不清她的样貌,他抬手说了句:“抱歉”后,无礼的单手掀起袍子…… 突然的四目相对,刘焕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惊讶的看着对面的人,这男子肤色白净细腻,两道英气长眉微斜入鬓,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温柔又夹杂三分凌厉,微翘的睫毛给他眉宇间增添了一抹春色。鼻子高挺如峰,薄唇微微抿起,不过这脸色可真难看! 李观流纵横妖界这么多年,平日里所见的女妖女鬼,个个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然而眼前这女子头发被削去了半边成了阴阳头,面色惨白如纸,烧痕和毒纹遍布全脸,导致肌理不平。一只刚装上眼珠的眼睛毫无神采,另一只则带了眼罩。 刘焕拉上黑袍子,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拳,李观流呆愣地听她霸道的说:“没礼貌!” 李观流蹲在她旁边,半天没有说话,脸色比之刚才更加苍白,他眼睛望向街边失神,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刘焕心想:难道是被我打伤了?不至于吧…… 刘焕越想越觉得可能是自己把他打伤了,要不然怎么半天一动不动的蹲着。她用那只刚装上的眼余光不停扫着他,不过她越看越被李观流的容貌吸引,阴柔和阳刚之美的中和,通身气度非凡,要是能摸一摸这张脸就好了…… “摸吧。”李观流面无血色,扯了扯嘴角说。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