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史莱克七怪互伦h/被暴力强行玩弄到高潮小说

夜色如墨,零星地点缀着几颗繁星。星空下,白云村中此起彼伏响着蝉鸣蛙声。 小舟房间内又起了声响。 睡梦中的小舟砸吧着嘴,小腿连着被子,翻了个身,无知无觉地呼呼大睡着。 床边的身影,在她身旁停留了片刻,打量着她,而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去。 次日天未明,云山打着哈欠起床洗漱,还未完全清醒,便被一声惊叫震得醒了神。 小说 云山发现声音是从小舟房间传来的,赶忙跑去推开小舟的房门,焦急地问道。 “小舟,怎么了?别怕,有爹在啊。” 云山随着小舟怔怔的目光看向地上,却见地上正躺着两只脖颈流着鲜血的鸡,又看向小舟对面还无知无觉的述白。 云山一拍脑袋,又来了。 述白看着云山,倒是不再吼他了,但也不搭理他。 他看看小舟被死鸡吓到了,想过去拉她的手,嘴里吐出两个字,“小舟?小舟……啊……”又想拉她去看鸡。 小舟却不想,她甩开了述白的手,朝着他吼道,“我不摸,太恶心了!” “哥哥,你怎么又偷鸡!我讨厌死你啦!” 小舟也不是故意的,她有些不开心,自从述白来了以后,一切都好,但他还没能完全改掉狼的习性,不时会做出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一到晚上,便会悄悄外出觅食,起初述白拿回来的是邻居的鸡,藏在房里。 村子里就都知道云家来个会偷鸡的狼孩,流言纷扰。 云山好声好气地给四邻赔礼道歉,婵娘则教导述白。 述白很喜欢婵娘,也很听婵娘的话。但他还不能完全理解婵娘的意思,以为婵娘只是不喜欢他杀了邻居家的鸡,他便不再去邻居家觅食。 婵娘怕述白晚上再悄悄出去,晚上便带着他睡,守着他,白天再不厌其烦地教导他。 婵娘这样的行为让述白感到很安心,也很开心,所以他晚上虽然很想出去觅食,但他还是选择留在婵娘身边。 就这样过了半月,婵娘见述白不再晚上偷偷跑出去,便放心地又把他放回了小舟的房间,与小舟同住。 因家里房屋不多,两个孩子年纪又还小,便让述白和小舟暂且住在一间屋里。 小舟很喜欢述白,对他很耐心,每天教他说话,会跟着婵娘一起识字读书。 述白对于小舟的亲近一开始不适应,小舟身上香香的,他总有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受到云山的眼神压迫,他对云山有着动物天敌的害怕。 后来述白习惯了小舟,知道他是妹妹,把她圈在自己的领地范围内,开始跟她一起玩,会想要保护她。 可今天小舟说了讨厌他,这让述白有些不知所措,他感知情绪非常敏感,他明显感受到了小舟对他的不喜欢。 述白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见小舟扭过头不理他,他心里更加烦躁不安,嘴里不时发出嗬嗬的声音。 婵娘这时也来了,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见述白脸色阴郁,小舟板着张小脸,叹了口气。 “我去问问是哪家人的鸡,去拿点钱赔给人家。”云山把屋子里收拾干净了,把空间留给妻子解决两个孩子的矛盾。 “小舟,怎么板着脸,小姑娘生气会变丑的哦。”婵娘把小舟搂在怀里逗她,又牵过述白的手。 “还不是怪哥哥,他又偷鸡,全村都知道我有个偷鸡的哥哥,敏敏都不跟我玩了!”小舟闷闷地说道。 “没……偷……”述白费力地解释着。 “你骗人,那刚才的鸡是怎么回事!”小舟见述白还不承认,更加生气了,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 述白见小舟跑了出去,有些着急地去追她,婵娘一时没有拦住。 小舟跑得很快,直接冲出了家门。 述白还不完全习惯靠两腿行走,追不上小舟,就开始用四肢爬行。 村里这时已经有小孩子在外面玩了,见着小舟后面追着跑的述白,哈哈大笑。 “狼孩,快看狼孩,他竟然爬着走!太好笑了。” 小舟这时才注意到追着她的述白,见他裤腿都快磨破了,赶忙往回跑,把他拉了起来。 看见述白的腿都磨破了,小舟才慌起来,眼眶里泪水打转。 “哥哥大笨蛋!你痛不痛,我不跑了。”小舟拉着述白的手,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述白不知道小舟为什么要哭,明明他以前也是这样,可却没有为他哭,笨手笨脚地给小舟擦着眼泪。 “不……痛……” “胡说,都磨破了,还说不痛!以后不许这样追我了,要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 小舟看见旁边嘲笑述白的小孩子,恶狠狠地对他们吼道,“笑什么笑!宁缺,王璐,你们再笑,我就打你们了!”小舟捡起地上的石头想要吓一吓他们。 这群孩子的头头宁缺才不害怕小舟。 “略略略,你哥就是个狼孩,丑八怪,怪物,还偷鸡,是个偷鸡贼!”宁缺不以为然地嘲笑着述白,以此为乐趣。 “你胡说!我哥不是丑八怪,不是贼!”小舟气得小脸涨红,怒气冲冲地朝着宁缺把石头砸了过去。 宁缺笑得前仰后合,竟然被小舟砸了个正中,额头上见了血,一下子就怒了,冲过来就把小舟按在了地上,想要揍她一顿。 述白见宁缺欺负小舟,他力气大,一把将他扯了起来,换成述白把宁缺按在身下。 跟着宁缺来的王璐见状,连忙慌着往家跑去找大人。 述白见不得宁缺欺负小舟,发了狠,往死里揍宁缺,两人扭打在一团。 宁缺虽然比述白大了两岁,但哪里比得上从小被当做狼养大的述白,被揍得口吐血沫,掉了一颗牙,哇哇大叫。 述白见了血,更加狂愤,一口咬住了宁缺的脖子,把宁缺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我错了!别杀我!我错了……放过我,我吧。” “哥,别打了,别打了!我害怕。”小舟赶忙过来拉住述白,再打下去就出大事了。 述白打得双眼发红,小舟过来拉他差点儿被他甩了出去,听见小舟的哭声,他才突然间清醒过来,不知所措地把小舟抱了起来。 这时,宁缺他娘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大老远便哭起了丧似的,“哎哟,我的天老爷啊,杀人啦,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人来管管啊!” 宁缺他娘,周氏一把将宁缺搂在怀里,哭天抢地地嘶吼起来。 宁缺他爹,宁安福直接把述白揪了起来,想要打述白一顿。 述白在宁安福手里挣扎,发出嘶吼声,小舟连忙抓住宁安福的裤腿,着急地喊道,“宁大叔,我哥不是故意的,你别打他!我求求你了!” 宁安福见自己宝贝儿子被揍鼻青脸肿,爹娘都认不出来,怒上心头,才不管小舟的哭喊,抬手就往述白身上招呼。 跟来的村里人见宁安福怒气冲冲的样子,不敢随意插手,且他们因为述白是个狼孩,还偷鸡,跟他们又不一样,并不喜欢他,只把小舟拉了过来,怕她被误伤,嘴里念叨着,“你哥也是不懂事,你别过去被打到了。” 述白被宁安福打得头晕眼花,无力反抗。 云山这个时候刚好回来了,见状连忙拦住宁安福。 “宁安福,你算什么男人,连孩子都打!” 云山把述白从宁安福手里夺了过来,见述白被打得鲜血淋漓,忍不住想跟宁安福干一架。 宁安福被云山的架势一吓,后退了两步。 “这就是个怪物,还不兴让我收拾他吗!你看他给我儿子咬的!这哪里是人干得出来的!”宁安福指着宁缺喊道。 云山顺着宁安福的手指看过去,见到宁缺伤势也不轻,叹了口气。 “爹,不是的,哥哥不是怪物,是宁缺,他打我,哥哥是想保护我才打他的!”小舟见老爹来了,赶忙去解释。 “云舟,小孩子说谎是要掉舌头的!我儿子怎么打你了!你不也没事吗!”周氏眼珠一转,拒不承认她的儿子的行为。 “我没有胡说,你不信……对,王璐,你也看到了对不对!是你们先嘲笑我哥的,说我哥是怪物,我气不过砸了宁缺的头,宁缺打我,我哥才他的。” “是我的错,不关我哥的事!”小舟焦急地寻求王璐的作证。 王璐瑟缩在大人后面,看场面紧张,慌不择路,不敢承认他们的所作所为。 “云山,你可都听见了!今天可是你闺女先动的手!”宁安福这下找到了主场,一下子就强势了起来。 “我呸,那也是你儿子活该,我家孩子哪里就是怪物了,怪你儿子嘴不干净!”云山满脸不屑,气势压过宁安福。 可周氏却是不怕的,撒气泼来不管不顾,“我呸!他,他哪里不是个怪物,他像个正常人吗?我们哪敢跟他生活在一起,别哪天不注意就被一口给咬死,可就冤死了。” “要我说,干脆把他送回去吧!” 周围围观的人见状,也七嘴八舌劝了起来。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