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总裁在办公室自慰没关门bl-女主夹东西走路小说

一条蜿蜒的白路附卧在这些苍翠的山间。上面一辆雪白的大奔风尘扑扑地穿越红霞,停在了村口的晒谷场上。 见到一辆漂亮的白车停在不远处,几个小屁孩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又黑又瘦的小孩问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的小胖子:“大胖,这车好漂亮啊,啥车啊?” 小说 胖子托了托眼镜,说:“这大奔啊,狗蛋,这你也不认识?在咱广市,满大街都是。” 另一个穿着花小裙的女孩接着说:“奔驰,我在县城也见过。小叔老念叨着搞一台。” 眼镜胖子:“还行,虽然没有我家那台奥迪贵,但也是好车。谁家的啊?” 狗蛋和小女孩都摇摇着,表示不清楚。 第四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孩用他那又圆又大的眼睛左右打量着这白色的大车,什么也没说,操着他那黑乎乎的双手就摸在车头上。 车里,刚喘了口气的司机感觉一个大黑掌扑面而至,痛心地大按喇叭,喊道:“这谁家的小孩啊,往哪里摸呢。” “你这车早晚也是要洗的了,还在乎脏这么一点?别把小孩给吓坏了,不然你出不了山。”后座打扮时尚的女人边照着镜子整理边喝着。 司机小哥哭着脸说:“姐,您捣整完了没,我得下山了。这九曲十三弯的路,天黑了可危险了。” 他嘴上说着,心里想,这娘们就是漂亮,那五官那叫精致,那皮肤那个叫白,那胸口才是汹涌,那大长腿啊......要是给哥摸一把,这趟直接不收钱了。可惜就是感觉声音有点老了,让人觉得那脸蛋是整出来的。如果脸是整的,那大胸也可能是塑料啊。这应该怎么取舍呢。 似乎女人就要陪他了。正在司机不断YY的时候,女人说话了。 “你还好说,半小时的车程,你足足磨了两个多小时,新手上路啊。还有,叫谁姐,谁是你姐。再叫就给你差评,不懂就叫靓女。” 小哥虽然被骂了,但还陪着笑说:“靓女,你们这村的路实在太难走了,整一个秋明山赛道,早知道,这单我可不敢接啊。” “也就二三十公里的路,行了,给好评,行了吧?来,后箱开一下。” 靓女打开后车门,一条大长腿跨出来,整个明星似地下了车。一米七的身高,黄金比例身材,肥瘦适宜,前凸后翘,气质独特。那闪亮感简直把晚霞也比了下去。 夕阳无限好,只是欠美人。 美人甩了甩秀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真是舒服得想叫唤几声。 那清新的空气,把坐车养好的昏睡虫都毒杀了。 靓女从后尾箱拿出了行李箱,向司机招招手,示意他可以上路了。 目送着大奔跑上公路而去,靓女用手机付着款,点了好评。 红彤彤的余霞下,四周是她熟悉的大山谷,脚下是她深刻骨子里的村口,前面的是她总感觉回不来的家。并不是家庭不和谐,而是总觉得没脸回来。心里总有愧疚。 不是总说,融不入的城市,回不去的老家。 这老家的晒谷场白中亮有黑斑,不远处堆着一锥刚拢在一起的稻谷。旁边坐着一个老大爷。大爷不远处那几个小孩正低声聊着什么。 这时,坐在晒谷场边上卷着烟丝的大爷,说:“这不是大山家的闺女嘛,这么晚才回来,晚饭怕过了喔。” 靓女叫苏青蔓,所在的山村叫狮子村,也是她的原生村子。大爷口中的大山是她的父亲苏英山。苏青蔓去世的爷爷苏国用有三儿一女,大子苏英山,次子苏英峰,三儿子苏英岳,小女儿苏小妹。爷爷在世的时候,四户来往就不多,去世后基本就断了讯息。苏英山留在山村,守着祖地。苏英峰走了官路,北上迁去帝都。苏英岳从商,发迹于广港一带。而小妹听说嫁到国外去了。 大爷舔了舔卷好的烟,想着这一家子的事,有些感叹:都是别人家好啊。黑老用这一家,要权的有权,要钱的有钱,守业的守业,出国的出国。这守业难听些就呆在这穷山村里。就是这看着最没出息的儿子,却养出眼前这个全市状元,现在还去了大广市那什么研究院。难道是黑老用的祖坟冒烟了?也不对啊,自己家的就在旁边啊,都是同一块地啊。哎,这人啊,就是不同命。 苏青蔓去扶了扶吓倒在地的小孩,应上大爷,说:“四爷啊,我妈留着我的哩。您吃过了吗?” 被扶起的小孩转了转那黑大的眼珠,试探着问:“你是大姨?好漂亮哦。” “是啊,猴子也长高了嘛。跟你说过了,叫大姐,别大姨大姨地叫。”苏青蔓马上说。 “好的。”猴子边答应边往旁边那个院子跑,叫喊道:“大婆大婆,大姨回来了。” 其他几个小孩看到猴跳开去的猴子,似乎有一点羡慕猴子有个这么漂亮的大姨。 苏青蔓向几个小孩子递去了剩下的那包梅糖,然后尴尬地对四爷笑了笑,说:“这猴子......四爷,您歇着,我先回去吃饭了。” “好,回吧,别饿着。”四爷吐了一嘴烟雾说着。 靓女把墨镜挂从头上取下来,挂在胸前的V领上。她又理了理长发,摆了摆浅绿色的裙子,拉着行李箱,踩着小高跟,走着小碎步,往猴子那个院子走去。身后只留下那隐约的韵味。 天色也暗了下来。其他三个孩子分了糖,也相继回家了。只留下四爷抽着明灭的烟火,吞了几口唾液,嘀咕着:可惜大好的女娃就是不处对象。 村口晒谷场旁边的这处院子,三分一为院子,三分二为房子占地。房子两层半。浅夜色中显得静谧。 苏青蔓快步走进院子就喊:“爸妈,我回来了。” 一个头发发白,脸色不错的妇女迎了出来。这是苏青蔓的母亲何荷,六七十岁的人了,除腰杆有点弯,脸上的皱纹却不见有多少,身材也是适中。若是染个头简直能秒杀村姑。 她叉着腰说:“你这丫头回家也不提前说。” “不是打过电话回来了嘛。”苏青蔓说着拉着猴子进屋了。 “你这临饭点才突然袭击,家里肉菜都没。昨天说了,今天就叫人捎点肉进来嘛。” “不费那些事,你们吃啥,我就吃啥。妈,近来身体怎么样?关节还痛吗?” “没什么了,上次你稍回来的药挺好用的。” “好用就行,这是跟我们院里合作的单位研制的,供不应求啊。回去我再想办法整两瓶。” 苏青蔓说着握了下拳头。 苏母一看这丫头的动作就知道这药得之不易,于是说:“还没用完,不用那么急。你先把东西拿上去吧。我收拾开饭,猴子也一起吃吧。你妈忙着看你妹妹,也没空给你整好吃的了。” 猴子大喜:“YEAH,大婆做的红肉可好吃了。” 苏母摸摸猴子的头,呵呵地笑着。 饭厅上,大桌摆上,肉菜上桌,饭汤任勺。边上大液晶电视上播着那不变味的央视见闻。 四人坐这就开吃。 苏青蔓先给苏英山和何荷各夹了块红烧内,说:“爸妈,吃饭。爸,近来身体怎么样?” “还行。” 苏英山是个少言的人。 苏青蔓也习惯了,转而问猴子:“猴子,你妈给你生了个妹妹喔。” 猴子嘴里塞了两块红烧肉,呜呜地说不清。 苏母慈笑地看着猴子。猴子是在这村子里长大的,直到去年要上学了,才去的市里。以前他三天中基本上五顿都在苏青蔓家吃的,所以苏母都快把他当孙子了。 “丫头,你看猴子的妹妹都出来了,你啥时才能给我整个孙子啊。” 苏青蔓不紧不慢地把一条青菜送入口中。来了,例牌的节目要上演了。 她嚼着食物叹了口气说:“我的娘啊,您这都念叨了二十年了。要不我回院里给你整一个?” “那个克隆?那是犯法的。”这时苏英山插嘴道。 苏母说:“别整那些没谱的,相亲去。你这临时回来我也没安排,又不早说。” “就知道你会整这么一出,所以我不说。” 苏母瞪了她一眼。 苏英山又说话:“好好吃饭。” 这下就安静了。 突然,猴子说道:“大婆要孙子啊,我让老妈再生一个送过来。” 三人一听,都哈哈大笑。 “好啊,好啊,别忘了啊。”苏青蔓笑得差点呛到了。 此时,屋外有人在叫:“猴子,回家吃饭啦。” “老妈,吃着了。”猴子咽了那嘴饭应着。 “你这臭小子又来大婆家蹭饭。” 只见一个身材发胖,头脸圆润的短发中年妇女左右摆着走了进来。她就是猴子的母亲苏飞燕,是苏青蔓爷爷的弟弟的唯一孙女。她爸在她一岁多的时候去了越南战场就没回来了。她母亲也没改嫁,独自支撑着家庭。飞燕把猴子放在村里养也有陪伴母亲的意思。当然更多的是实际情况。 苏飞燕打着招呼说:“叔婶,吃着哩。咦,青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燕子,你这小半年没见就富贵了。刚猴子才让你三胎,送过来养着。” 苏母拍了她一下,嗔:“叫你羡慕。燕子,在这吃吧,婶刚好有事问你。” 燕子说:“青姐这身材我才是做梦都羡慕啊。你平时吃的什么?还是我婶的基因好啊。哈哈。” “胡说。”苏母放下一碗饭到苏飞燕桌前说:“你这丫头拿婶来开玩笑。要是曼曼真有那么优秀,就不会嫁不出去了。对了,燕子,有对象介绍不?” “娘,吃着饭哩,别说这些好不。”说完夹了一块肉给苏飞燕道:“来,燕子,吃,这好吃。” “哟,这是要堵我的嘴啊。” 苏飞燕家只有单亲母亲独自持家,勉强能温饱。早些年她爷爷还在的时候,军烈补贴还多些,后面就“通货膨胀”了。她家与苏青蔓家本是亲戚关系,再加上家里情况糟糕,所以苏英山一家时常接济她家。苏飞燕母亲时常说自己母女能活着,都是因为苏英山一家的接济。甚至还说苏英山之所以只有独女,那是因为自己母女吃掉了他家“儿子”的口粮。 当然,苏英山一家是绝不认同的。 由此,苏青蔓和苏飞燕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没什么是不会共享的。这个情况直到苏青蔓到市里上高中才有所变化。 苏飞燕成绩没那么好,在县上读了技校,也为早些出来工作养家。 所以这时她也没推脱,拿起筷子就吃。还不忘对猴子说:“猴子,过去跟外婆说大姐回来了,妈妈在这里吃饭。” 猴子正拿着鸡腿啃,有些不情愿,说:“不去,我这还没吃饭。” “拿着鸡腿过去,回来继续吃。” “好。妈你别吃光了。”猴子说完一溜烟地跑出门了。苏飞燕家跟这里只隔着他们的祖屋,十来步就到了,所以大家也放心。 何荷笑道:“这猴子就是精灵,比你们小时候醒目多了。” “这都是叔婶这些年教养的好,比我这不称职的妈好多了。”苏飞燕吃着说。 “去,说这些,岂不说是猴子陪着咱这几老。对了,别扯开话题,有对象介绍不?” 何荷吃饱了,盛了碗鸡汤。 苏飞燕瞄了苏青蔓一眼,笑眯眯地说:“有当然是有,三条腿的男人还能少?就是怕配不上青姐吧。” “她今年都38的老姑娘了,能找得到就不错了,还挑?”苏母提起这个就又气又愁。自己闺女各方面都那么优秀,怎么就找不对象了。 苏青蔓立即纠正,说:“妈,是37,别老说得那么老。” “这有区别吗?乡下就是这么算的。别叉开话题。”苏母继续问飞燕:“燕子,婶跟你说真的,真有对象可能介绍?” “还真有一个,我们单位有个投资部主任,各方面条件都可以,可惜就是......” 苏飞燕还没说完,猴子就跑了回来,后面还跟着黄狗大旺。他一进门就大叫:“老妈,妹妹又哭不停了,老爸让你回去。” “可能娃饿了,飞燕你快回去。闲下来记得约那刚说那主任啊。”苏母赶紧说道。 “可那人的情况我都没说,就约?哎呀,这丫头比猴子更让人不省心的。”苏飞燕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手上的筷子已经放下了。 猴子重新坐在饭桌前,继续吃着。时不时还给大旺丢一些骨头。大旺可是有大本事的黄狗,虽说贪吃,可打猎是一把好手。 苏母说:“不用了解了,是个男人婶就同意了。先回去吧。” “额,好吧。猴子,别吃太饱啦。青姐,我先回去,晚些过来一起睡。” 苏飞燕跟苏英山打个招呼就急急脚地回去了。猴子嗯了一声就自顾自地吃着。 苏母把剩下的汤喝掉,对旁边事不关已的苏青蔓说:“好好准备,可能明天就上市里。这次全部人都去,全力攻关。” 苏青蔓也喝着汤。她说:“妈,至于吗,我这好不容易有个端午假期,粽子还没吃上哩。再说了,现代女性都不需要男人了。现在的男人都是废材。” 苏父咳嗽了两声,说:“我吃饱了,出去抽根烟。”说完卷着烟丝,出去了。 苏青蔓做了鬼脸后,说:“爸,少抽点烟,特别是烟丝,特伤肺。” “也比你这丫头让人伤神伤心的好。妈是为你好,别看你四十了还活得好好的,等你老了,孤独一人,你就哭也没人知道了。”苏母语重心长地说。 “不会的,我会给大姨递纸巾的。”猴子突然来了一句。 苏母愕然了一下,捏了猴子的脸一下,说:“就你小猴子事多,哪里学的。喝鸡汤不?” “喝。电视上都这么做的。外婆也经常看到哭,都我给递纸巾的。” 猴子说得很认真,引得两母女大笑。 苏母放下猴子的汤,对苏青蔓继续说:“你看燕子都二胎了,你比她还大三年,对象还没找着。这前后都找了二三十个了吧?怎么就一个都看不上?虽然咱们条件不差,可毕竟你年龄摆在那了。明天必须去,不太差的话你就从了,不要再出幺蛾子了。” “你和各路亲友大侠介绍的,都四十九个了,我都记着。可这不怪我啊,真是合不来。有个还瘸脚的,让我怎么将就啊。其实我一个人也挺好的。往后还能陪着你俩。”苏青蔓说完看了下手机信息。 “丫头,你还年轻,人是很难独活的,这是人心,几千年的老祖宗证明的。你听妈的吧。努力最后一次,往后我也管不了了。” 苏母说完,有些漠落。苏青蔓心里有些凄然,其实她并不抗拒结婚,可偏偏走不到最后一步。作为一个科学研究者,本不应该相信命定之说,可世事偏就是注定一般。 看着一把年纪还这么操心的老母亲,苏青蔓有些不忍,于是答应了。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