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

邻居校草天天肉我H,女同桌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他的办公桌上剩着半杯凉咖啡,烟灰缸里七八根烟屁股,窗外的夕阳照进室内,后背热得有点痒,他左手窸窸窣窣地搔了搔,右手滑出那个一直置顶的、观看量已破千万的视频,点击播放,已经不知道是第几百次复盘了。 小说 这个在前阵子几乎火爆全网的视频来自路人拍摄,无剧本无设定,视频里的谢如楠还是清汤挂面似的淡妆,即便这样也遮挡不住她母胎自带的盛世美颜。 在出现她正脸的时候,段羡辞还特意按了暂停,又放大好几倍,仔仔细细地观察她的脸和五官。 她这睫毛可真长啊,野生眉显得奶呆奶呆的,鼻梁也挺,还不透光,肯定是原装的。 最要命的是这双总是水汪汪的大眼睛,谁看到不迷糊啊。 所以,他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个出自本公司的流量网红,怎么能让她就这么白白跑路? 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气到内伤,他说什么也不能放走那棵日渐茁壮的摇钱树,更何况她身上的每一根枝条、每一片树叶,都有着他卑躬屈膝、灌溉施肥的功劳! 于是他心一横,桌一拍,站起身,搂刘海,眼神犀利地去看墙壁挂钟,还有十分钟下班,为了防止她第一个冲出公司,段羡辞赶快拨通前台小助理的座机,“小王,你让谢如楠现在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小王沉默了三秒钟,像是想说“老板你干脆直接打给她不是更好”,但还是甜甜地回道:“好的。” 电话挂断后,不出三十秒,谢如楠就飞快地冲了进来。 段羡辞还在对镜整理发型,见她如豹一般地坐到了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心里一句“卧槽”,忍不住脱口而出:“你都不敲一下门的?” 谢如楠跑的快了,所以还在喘,不好意思地吐舌一笑,顺便敲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哎呀,忘记了。” 如果卖萌就能蒙混过去的话——好吧,至少在段羡辞这里蒙混过去了。而且他还屁颠屁颠地给他的员工——谢如楠xi,倒上了一杯速溶的可可味奶茶,亲自搅拌过后还有点内疚地嘟囔了句“没有椰果了,明天补上”。 要是往常的话,深谙段羡辞心思的谢如楠可能会对这位老板的殷勤发送一波彩虹屁,但今天还剩六分钟就下班了,她忍不住紧张地去瞥挂钟指针,连接过奶茶的手都显得心不在焉。 段羡辞还在东拉西扯地闲聊,他在为接下来的大招做铺垫。 谢如楠在心里默默算计时间,还有五分四十七秒、五分三十六秒、五分十一秒…… “老板,你有话就直说吧。”她忍无可忍地打断段羡辞,觉得生硬了,赶快补上一个彰显可爱的微笑。 段羡辞打量着她的笑脸,内心在做着拉扯建设。这种事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必须一次搞定,毕竟第二次只会坐实卑微的高帽。 他好歹也是一司老板,面子得要。 于是一分钟的心理挣扎过后,段羡辞抬起头,一双眼睛像狗子一样圆,他忽然义正言辞地开口道:“那就不绕圈子了,我实话和你说了吧,其实,我家特穷。” 谢如楠眨巴眨巴眼:“嗯?” 段羡辞死死地盯住她:“我是我村里唯一的希望,村子里的人都盼望着我能发家致富带动全村经济,可现在公司有了起色,你要是在这时离我而去的话,我就只能灰溜溜地回家放羊了。” 谢如楠尬住了。 其实她也清楚这是段羡辞的薅羊毛战术,看似真诚,实则是暗藏“杀机”的挽(欺)留(骗)。所以她决定用傻笑糊弄过去。 段羡辞难得一脸的严肃,“不要笑,我在说真格的。” 于是谢如楠的笑容就听话地僵在了嘴角,她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明知不礼貌,可她的眼神还是忍不住地去瞟挂钟。 就在秒针指向“12”的时候,6点的钟楼声响起。 谢如楠二话不说地朝办公室外面跑去,那狂奔而去的背影就像是被注射了强心针的二师兄一样。 关门声响烈又无情,显得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的段羡辞弱小无助可怜,他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回过神的时候,员工们都已经走光光,夕阳的尾巴更是消失的彻彻底底。 一首凉凉开始在他的脑内无限循环,段羡辞深宫哀愁般地长长叹息,搞毛线啊,他都那么情深意切地和她推心置腹了,她竟然毫不表态,还一脸恶寒地拔腿就跑,当他不会伤心吗? 于是乎,段羡辞捏紧手机,页面还停留在谢如楠那个曾经爆火的“见义勇为”视频上。 “老子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段羡辞立誓,他眼里的熊熊怒火有三分势在必得、七分不择手段,“谢如楠,你一日是老子的员工,就得日复一日地为老子搬砖,别动跑路的歪心思,动了也白动!” 这么丧心病狂的资本发言,狗听了都摇头。 但要说起这两(冤种老板)个(跑路员工)的孽缘,还要将时间推回到—— 一个月前。 在最为靠近繁华的市中心……的拐角巷子口矮楼旁,有一家十层高的远离闹市的建筑物。 这是一栋人员混杂的办公楼,一层是包子铺,二层以上是地方银行,而从八楼到十楼这三层,则是一家名为D创的网红公司。 公司规模不算大,可以说是蛮小的了。 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9点之前,员工们都会准时打卡到达工位,开始一天的直播营业。不过,主要是身为老板的段羡辞很能起早,他每天8点00就会第一个到岗,今天也不例外。 “老板?老板!”这会儿,在技术小哥的再三招呼下,段羡辞才猛然回过神。 “干嘛?”他正站在休闲区认真地搅拌着咖啡,虽然中途发了呆。 技术小哥有点担心他:“老板,你眼圈很黑呀,昨晚又没睡好?我知道你最近操持公司很辛苦,唉,眼下的确是短视频寒冬,维持整个公司的经济开销的确很难,但你也不能为了工作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坏了呀。” 这话无疑是对段羡辞的雪上加霜,他黑着脸抿了一口咖啡,转移话题问:“上传视频的后台系统都更新了吧?昨天的BUG也修复了吗?” “都处理好了,公司的网红流量榜排名也可以在今天发布。” 段羡辞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内部流量只是作为员工自己的参考,公众点击率的火爆才是D创一直在努力追求的——”话还没说完,运营部的李航就敲了敲对面的玻璃,对段羡辞比着口型:“老板,过来。” 段羡辞以眼询问“为什么不是你过来”。 李航继续比口型:“你那里信号不好,我这边WiFi强。” 有点道理。 段羡辞端着咖啡朝他那边走过去,技术小哥也跟着一起,李航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段羡辞:“你看看,这一次要想度过难关,咱们公司的流量密码就靠她了。” 段羡辞怀疑的接过手机,页面上是个暂停的视频,下方文案则是——“偶遇美女街头见义勇为,全网寻找视频中的美女,善良的人值得收获追逐与关注,为美女集赞❤❤❤”。 “这是路人拍的视频吧,给我看这干什么……”段羡辞嘴上墨迹迹,行动却很老实,他嘟囔完就按了播放,长达3分43秒的视频,一张正对着镜头的清纯面孔可谓夺人眼球。 技术小哥凑近来看,“这美女有点面熟,我看着好像是咱们公司的员工。” 等等。 “我手下竟然有长这样的小网红?”段羡辞颇感震惊地瞪圆了他的含情眼。 李航点头表示没错,顺手拿出员工档案,指着右上角的二寸入职照说:“我确认了视频里的人,就是她。” 段羡辞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名字:谢如楠。 卧槽! “我怎么不知道公司里还有这种长相的存在?等我看看她的入职时间……2021年10月……”段羡辞不敢置信:“竟然都半年了?!” 她是葫芦娃里的老六吗?在老板的眼皮子底下玩了半年隐身? “你激动的有点早。”李航示意他看一眼右侧的流量情况。 播放量563W,点赞数257W,评论10W+…… 段羡辞和技术小哥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说这种火爆的流量情况,上一次见到,还是去年年底的全公司网红的累计成果。
免责声明:该文章和图片作品是诺达征信结合政策信息及互联网相关信息整合,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如若侵权请通过联系我们,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为您推荐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小妖精,夹住了,我要进去了

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钟离玥缓缓地想。 “姐姐,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我……好想你啊!”钟离玥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自...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全章节阅读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半丝风都不透,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实在令人...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宫女帮皇后放玉势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高H,np,简/繁)小说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

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小柒,别摔了跑慢点,小柒…” “...
返回顶部